繁體
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您的位置:首页 >武术流派 >
搜索: 标题  

徐小明:我的影视作品永不脱离真功夫

日期:2022-02-11   来源:功夫资讯网

我与徐小明导演敲定专访时间后,他刚好飞抵杭州,我也恰巧出差返京。一入家门,就收到徐小明导演的微信,期待已久的声音,瞬间扫走了倦意。

“韩峰,我们直接开始吧?!”

专访以“单刀直入”的形式走进这位“全能艺人”。

著名导演徐小明

韩峰:拳谚:“明规矩而守规矩,脱规矩而合规矩。”徐导您自幼习练传统武术,这么多年您始终在坚守着什么?

徐小明:中国武术必须要坚守传统武术。每一个门派、老师都有自己固有的规矩和习惯。练武术,学的不仅仅是攻防技术,更重要的是要有一个心智的磨练过程,那就是尚武精神!在练习过程当中,如果不坚守一种精神去面对武术的话,那都不会很出彩。即便你练就了最好的技术,但没有精神贯穿到里头,还是很难成为一代名师。你看现在很多学武之人没有武者的风范,就是因为缺少了武术的“魂”。

中国传统武术的传承,不只是教武功那么简单,更重要的是教做人的规矩和道理。如果我们自己没有操守、没有规矩,那武术的发展就会没落。但如果规矩守得太牢固,不结合客观现象,一味地认死理,也不是好事。所以,不论曾经、现在或未来,明白了规矩就要守规矩,但脱规矩后必须合规矩。

青年时期演武的徐小明

韩峰:针对武术的传统与创新,我们又如何来看待呢?

徐小明:武术的发展是在前辈们不断地创新中发扬光大的,墨守成规必然只会畏缩不前。师父传授的武艺,还需要徒弟不断地去提高与升华。另外,传统武学里好的东西,我们不能摒弃,应该汲取其精华,融入现代的思维,那才是最完美的。而现在的武术,失去了很多宝贵的传统。比如:以前师父教徒弟,讲究“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把尊师重道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以前我教你套路,我会把武艺、武德都教给你,会着重教你如何做人!但现在学武术,大多数只要你给我钱,我就教你功夫,师徒情分淡了,只是一种利益关系。所以,不是所有创新都是好的,有些传统文化,必须坚守、发扬下去。

以前师父会挑徒弟,徒弟也要挑师父。徒弟挑师父,不是因为武功好我就拜你为师,而是修养、品德高才入师门;师父挑徒弟也一样:当我收你为徒时,发现品德和修养欠缺,师父有责任把你栽培、塑造。而现在,两者之间缺乏这个道德底线,没有这个底线的话,就变成了一种买卖。徒弟把钱给师父,师父为了赚钱而教你;你学得好不好,也不管,反正我是教你了。如果武功学好了,武德不好,那学武功不仅起不到正能量的作用,反而危害社会。所以,以前学武都会有一个门规,就是告诫徒弟学武是为了什么,要承担哪些责任,需懂得“国家兴亡、匹夫有责”“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道义。虽然各行各业(包括武术)都有规矩,(没有规矩就不成方圆,我们学任何技艺,没有一个固定的规矩、规范的话,绝对不行)但在理解“规矩”二字时,也不能太呆板,规矩太呆板,也不是好事,所以规矩这两个字,大家应该用比较宽一点点的、比较开放的眼光来看这两个字。

徐小明在个人执导、编剧的电视剧《霍元甲》中饰演“独臂老人”

韩峰:请您针对电影中的功夫,功夫中的电影,谈一下武术的精髓所在?

徐小明:武术在电影中流露出的精髓所在,不仅仅是套招,套招只是形式而已。可是这个招数要根据每一个人的性格,或者他的武术门派的特色“套”出来。比如我拿剑,他也拿剑,如果打法、风格都一模一样的话,就显示不出来我们传统武术的特色。还比如我练螳螂拳,他练鹰爪拳或洪拳、咏春拳等,因为武术每一个门派都有不同的演练风格,所以从套招方面体现的话,你必须要用心把那些特点挖掘出来,要让观众很容易看出来他的风格;同时两种不同的武术产生的化学作用是怎么样?要深究一点的话,就必须要考虑到这个问题。与此同时,人物的性格也很重要,比如我跟你是同门师兄弟,你练的是洪拳,我练的也是洪拳,你性格比较稳重,我性格比较冲动,那练出来的拳应该有所分别,对吧?考究的不单独是演员能不能演绎出这个招数来,也考究的是武术导演、武术指导能不能把这个特点、角色性格表露出来,这非常重要。现在我感觉好多的作品,在处理武戏的时候,明显一味地讲究节奏快,还有招数的花哨,忽略了精神和内涵。所以现在中国的武术电视、电影的这种色彩,慢慢消失了。

韩峰:值得反思,现在很多年轻的武术指导,对自己的民族文化、武学体系了解得不深。

徐小明:对门派特色的定义,并不是在招式上那么简单,还必须理解每一个门派的传承体系和技术体系,不能单纯模仿招式,单纯模仿就拍不出好片子。在电影圈里,非常著名的刘家良老师,同行都非常尊重他。他拍洪拳,没人能超越他。他也是正宗洪拳的传承人,有着非常扎实深厚的传统武术功底。他在电影圈几十年,艺术细胞慢慢地培养出来了,并且他的功夫修为、技术理论体系都非常的丰富、完善。他示范洪拳,每一招每一式能打出非常浓烈的味道,他在电影艺术方面也有很高的水平,拍出来的洪拳非常有深度。所以功底的培养很重要,现在的年轻人在这方面应该努力学习,只有功底深厚了,才可以提升武打片的内涵。

出席活动的徐小明

韩峰:通常导演在拍完一部作品,可能会觉得还有亟待完善的地方。就功夫电影方面,您本人觉得还有哪些需要突破的地方?

徐小明:武术片已经有很多创新和突破了。比如,中国的武术讲究“手无三声,棍无两响”。因为武术可以分三方面来讲:第一是练习的功夫,我们通过练习把人体速度练快了、力量练大了,腾空比别人高,击响比别人响;第二是舞台表演的功夫,就是把自己的技巧难度提升;第三是讲究实用的武术对抗,就像我们现在的散打。真正的武术没有那么多花招,手拿兵器打斗,绝对不是撩头扫腿,你来我往,没有那么多动作,只会在很小的空间弧度里,用最短的时间把对方打倒。

我们一开始通过戏剧、京剧、音乐剧开打,把武术的东西融合在舞台上面去演出,我们称之为戏曲武功。戏曲基本功和武术基本功还不一样,因为里边含有美感艺术;没有经过实战攻防来锻炼,可是基本功练法(腰腿功、套路技术)都一模一样,只是不练功法而已;从舞台方面发展到电影方面,因为缺少武术本质的东西,观众感觉就不满意了,所以后来就把真正民间的武术真功夫融合在电影里边去,这也是一种创新,给武打电影定了一个方向。看多了一招一式的打法,观众又追求威亚特技,飞来飞去,风格上又有了创新。但是到了最后,再次回归本源,还是真拳实腿。这是一种深深地启发,符合观众的口味,都是希望尊重武术,不要离开攻防概念,不要把武术虚幻化。当然也不能抹杀有些观众喜欢看浪漫的镜头画面。

刘家良老师本着武术不能离开拳术本色的宗旨,硬桥硬马,坚持老老实实拍的原则。那对于我来讲,永远不会脱离我的真功夫。你可以利用一些镜头的技巧,动作可以夸张,但是不能离开根本,这就是我的宗旨。每一位导演、武术指导 ,都有他个人独特的风格。这是个循环的时代。真功夫看腻了,可能转为看浪漫;浪漫看多了,感觉虚了玄了,就要看两者都有的。现在好莱坞需求我们的传统武打电影风格,加上好莱坞的电脑特效,又把我们的武术韵味升华了;可是现在大家爱看实打实的,比如《叶问》系列,以及吴京最近拍的一些现代片子,都是很强调我们中国武术实实在在的打法,受到广大观众追捧的。

徐小明个人演唱会

韩峰:看徐导的片子,人物的格局、眼界很高,既符合了古人讲的“仁义礼智信”,又拥有当今人善于创新的思维观念。主人公所表现出的那种精神,正是很多人内心向往但又没有被激发出来的正能量。

徐小明:这是我坚守的宗旨,因为我感觉武打片如果没有中心思想、没有精神的话,就没有价值。只是为了打,毫无意义。为什么要打,那个打应该有价值,一拳一腿都应该有感情。故事应该很充分,印象也应该很深刻,这才是我要追求的目标。

韩峰:您拍了很多的爱国作品,包括最早的《大侠霍元甲》《陈真》,影响了很多人,包括现在听到您唱的《万里长城永不倒》,依旧振奋人心。通过这些作品,提升了国人的爱国情操、凝聚力,结合这个时代的变革与发展,您认为未来爱国题材的主旋律作品需要有哪些思考?又将继续发扬哪些优良的品质?

徐小明:我感觉需要下一代年轻人,一代接一代地激起他们对国家民族精神的重视。希望拍那些商业片,不只是风格、手法,更重要的是电影当中的精神需要传承。

最近我们电影人所追求的大数据,年轻人喜欢看手机,刷短视频,刚刚你说的传统武术,传统题材,我们谈的尚武精神,爱国爱家等等,他们认为这是很土的思想,于是抹杀了她的存在价值。我在香港,有些香港年轻人有偏激行为,有时候我跟他们谈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什么会有这个态度?很多人都讲不出来为什么会这样做。因为就是少了一些电影作品、文学作品去告诉他们,你应该怎么去面对民族、国家、与社会,缺乏正确的认知。现在都是追求一些娱乐的题材,都是情爱浪漫,这些太多了,年轻人喜欢看,因为不用过多思考。现在年轻人很少接触到这种电影中的启蒙和启发,没有利用好我们的工具,没有好好地通过影视作品对我们的年轻人进行教育。所以,现在大陆有这么好的市场,希望要一代接一代把这种精神传承下去。通过我们的电影、电视节目,告诉年轻人应该怎么去看待爱国和传承的问题。

徐小明先生莅临学园,与友人在一起

韩峰:未来电影人也担负着很多社会责任。

徐小明:电影的社会责任是非常重要的。我非常感动,我有一个粉丝,他现在已经是一个大集团的CEO,有一次他和几位大老板一定要请我吃饭,讲他们年轻时看我作品的感受。他就说:“徐老师,我非常的高兴,因为我年轻时候就是看着您的三部曲——《霍元甲》《陈真》《霍东阁》成长的。您的作品影响了我年轻时的人生方向,让我知道努力,让我知道怎么去爱国家、爱民族,树立自己的人生价值观”。他说当年看完《霍元甲》以后,就去学武了,后来,通过努力,当了集团的CEO。他说如果当时是一些古惑仔题材的话,可能追求的就不一样了。他讲的这些话,更加地令我感觉:导演拍电影,对这个社会的责任有多重要;一部优秀作品就影响了很多观众、很多年轻人的未来,我感觉每个导演要是真的能考虑到这个问题的话,有可能好的作品会更多。

专访结束后,已近凌晨3点。我又打开电脑,带上耳机:“昏睡百年,国人渐已醒。睁开眼吧,小心看吧,哪个愿臣虏自认。因为畏缩与忍让,人家骄气日盛......”时至今日,重温金曲,我想在信息过度泛滥、国民体质普遍需要提高的今天,徐小明导演的声音与作品,又将给我们带来哪些启迪意义呢?

个人简介

徐小明,香港著名影视导演、武术指导、编剧、监制、演员。中国暨南大学文艺学硕士、美国北方大学荣誉博士、香港社会企业研究院资深院士、世界杰出华人、中华名人录卓越华人,现任香港电视专业人员协会会长。监制、导演多部经典电影、电视剧——《霍元甲》81版、《陈真》82版、《大地恩情》《再向虎山行》《木棉袈裟》《海市蜃楼》《夺标》等。其主唱的《霍元甲》主题曲《万里长城永不倒》脍炙人口,风靡全国。

图文推荐
热门文章
随机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