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您的位置:首页 >武林动态 >
搜索: 标题  

中国功夫教案(中国功夫教案应彩云)

日期:2022-11-16   来源:互联网

她们第一次出远门,这一步跨出国门,踏上了非洲大陆;她们第一次离开故土这么久,热情的夏天送她们出征,岁末的钟声迎她们凯旋;她们第一次走出国门执教,扬我中国武警神威,展我巾帼英雄风采;她们第一次坐飞机,把壮志带上蓝天,将豪情注入白云……这人生一连串的第一次在她们心中留下永远难忘的记忆。

中国“霸王花”载誉而归

1998年12月16日,经过14个小时的长途飞行,飞机缓缓地在首都机场降落,同时落下的还有她们那一颗颗激动不已的心。

走出舱门,寒风提醒她们感到这身穿着已经不合时宜。世界真奇妙,昨天,包围着她们的还是那个炎热的夏季,转瞬间,迎接她们的却是一个寒冷的冬天。她们不觉得冷,因为她们周身充溢着一股暖流。

从左至右:冷静、孙晓莉、兰飞燕

走在前面的上校警官叫孙晓莉,她深情地望着这久别的城市,心中滚动的那股热流凝聚成泪滴悄悄地从脸上滑落。她是“霸王花”的领队兼翻译。

紧随其后的上尉警官叫冷静,她大步流星地走着,高高的个子,青春盎然,像她的名字一样,浑身透着冷艳的美。她是“霸王花”的教学组长。

走在中间的中尉警官叫雷敏,这个名字读者并不陌生,这个面孔读者大都熟悉,她接连拍摄过三部电视连续剧,在中央台播出的电视连续剧《女子特警队》中扮演了女一号铁红。她是“霸王花”的教练。

雷敏

走在最后的中士叫兰飞燕,刚满20岁,娇小玲珑,像一只可爱的小燕子,步也轻轻,声也轻轻。此次出国执教,她担负的使命是教官。

半年前,她们受命前往南印度洋中的那个美丽的岛国——毛里求斯任教,今天,她们带着满身的征尘载誉而归。

当年给她们送行的武警部队领导这一天又给她们接风洗尘,她们从不喝酒,可这天她们开了先例。捧起家乡的酒,醉倒在家门口。

来自异国他乡的特别邀请

她们全都醉了,酒神拉着她们的手进入了甜甜的梦乡。

她们的确像在做梦,一个从来没做过的梦。

1997年10月,国际刑警联合会第64届年会在北京召开,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的代表团应邀来华,各路神警神探汇聚京城,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作为东道主的中国队最后亮相,最惹人注目的是以“霸王花”著称的四川女子特警队的表演。领队的一位年轻漂亮而又带几分稚气的姑娘,身着迷彩服,腰系武装带,眉宇间透出不让须眉的灵通和豪气。她身后是一群虎气生生的女兵。在她的带领下,那套擒敌拳直打得全场观众眼花缭乱:前扑,似墙倒;后倒,似城倾;腾空,似燕舞;旋转,似疾风。拳起脚到之处,如草莽掀起一股旋风……

训练中的雷敏

女子特警队的表演结束了,副队长雷敏接到了一个特别邀请。

“小姐,我们一起照张相好吗?”一位穿制服的外国警官向她走来。

“这是达·亚尔先生,是毛里求斯警察总监。”翻译向雷敏作了介绍。

雷敏没有拒绝,她十分友好地答应了这位总监的请求。

神奇的东方古国,神奇的中国功夫,神奇的中国女警察。中国之行令达·亚尔总监赞叹不已。回国后,他拿着那张与中国姑娘的合影来到中国驻毛大使馆,提议让照片上的这位中国姑娘和她的队友们来毛里求斯执教,训练女警察,并向中国武警总部发出了邀请函。

雷敏

在武警部队,四川总队女子特警队一枝独秀,此项任务责无旁贷地落在她们身上。派女警察出国执教,在武警部队尚属首次,谁当领队?谁当翻译?谁当教官?谁写教案?思想素质,军事素质,身体素质,几十名队员,领导们翻来覆去地比较,几上几下地研究,最后确定了名单:领队:孙晓莉;教学组组长:冷静;教员:雷敏、兰飞燕。

“霸王花”克服困难,远赴重洋

“雷敏,你还记得这张照片吗?”那天,领导找她谈话并拿出那张照片问。

“记得,是去年在北京表演时拍的。”

“还记得你身边的这位外国警官吗?”

“记得,他是毛里求斯警察总监达·亚尔。”

“就是这位达·亚尔总监邀请我们女子特警队到那里任教,还特意寄来了这张照片。经组织研究决定,你是其中的人选之一,是否愿意接受这项特殊任务?”

这消息来得太突然,突然得让人毫无思想准备。毛里求斯在哪里?和我们相距有多远?是一个什么样的国度?这一切她都不了解。自己能适应那里的环境吗?自己能担负得起这艰巨的任务吗?她同样心中无数。可这毕竟不是一个坏消息,出国,见见世面;当教官,练练胆量。她的心底升腾起跃跃欲试的冲动。

“服从组织的决定。”雷敏当即表态。

训练中的雷敏

冷静,性格沉稳,成熟练达,敏于斡旋,勤于思考。她原先是“霸王花”的队员,现在是总队的训练参谋,她了解“霸王花”,是教学组长的最佳人选。可她有她的难处,孩子只有两岁半,她能摆脱家庭的拖累吗?

“冷静,我们考虑过你的实际困难,可担负这次教学的组织工作你是最合适的人选,时间紧,任务重,给你半天的时间思考。”领导找她谈话说。

机会可遇不可求。对于冷静来说,这的确是一个不可求的机遇。她是“霸王花”的老队员了,当年她和队友们情注警营,汗洒绿地,用心血和汗水共同浇灌这朵稀世仅有的“霸王花”,使她香溢警营,誉满中华。过去的辉煌里有她的辛劳也有她的荣誉。说实在的,如果不是结婚,如果不是过早地孕育那颗爱的果子,她真的不会离开“霸王花”。如今领导信任,请她再次出山,而且是担负教学的组织工作,何有推脱之理?

“感谢领导信任,服从组织决定,家里的困难我自己能克服。”冷静当即表态。

雷敏与毛里求斯军官合影

兰飞燕还是个“不识愁滋味”的少女,她没有那么多的牵挂,听说要出国教学,她高兴得手舞足蹈。这只小燕子真的要飞上蓝天了,那些天,连做梦都能听到她的笑声。

心理负担最重的是领队孙晓莉,她是武警部队外事办公室的英语翻译,虽然不是头一次出国,可作为出国团队的领队她还是第一次。4个女人远涉重洋到异国他乡工作,时间是半年,人身的安全要保障,国家的荣誉要保全,担负的任务要完成,自己能挑起这付重担吗?

“孙晓莉同志,根据毛方提出的要求,领队要选派一名女同志,此次出国执行任务,你既当翻译又当领队,有困难吗?”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困难总是有的,爱人常年在外地出差,12岁的儿子刚刚上初一,自己一走就是半年,谁来料理这个家?家里的困难再大也是小事,她最大的顾虑是能否担此大任。

“这是第一次,我行吗?”

“人生中有很多第一次,这第一次是最有意义的人生经历,要相信自己,勇敢地迈出这人生的第一次。”领导给她鼓励。

人生难得几回搏。为了祖国的荣誉,她勇敢地挑起了这副重担。

异国他乡的亲切乡音

自从有了飞行器,世界突然间又变得那么小。经过14个小时的飞行,飞机在美丽的岛国毛里求斯的首都路易港着陆。

天色微明,路易港还包裹着朦胧的夜色。这个美丽的海滨城市还没醒来,寂静中不时传来大海均匀的呼吸声。汽车在海滨公路上疾驶,左边是灰蒙蒙的大海,右边是绿油油的蔗林,迎面来的是一排排高大的椰子树,回头看是一盏盏明亮的路灯。这是一个单一的经济作物的国家,农业是种甘蔗,工业是制糖业,连这清新的空气里也弥漫着丝丝甜意。

毛里求斯共和国警察部队

前来迎接她们的是中国驻毛大使馆的工作人员和毛里求斯警察总署的高级官员,最令她们惊奇的是那位副总监黄先生能说一口流利的中国话,他说他是华裔,祖籍广东。在异国他乡,那熟悉的乡音,那浓浓的乡情,化解了她们离乡的愁绪。

“你们是中国人民友谊的使者,你们是东方古国美丽的天使……为迎接你们的到来,干杯!”警察总监达·亚尔先生主持欢迎宴会,他一眼认出了雷敏,再次和这位中国姑娘和她的队友们一起照了张合影。

“作为中国军方的代表,你们来毛执教尚属首次,你们的到来为我们的外交工作开辟了一个新的途径,希望你们开个好头,为增进和发展两国人民的友谊作出新的贡献。”中国驻毛大使馆热情欢迎中国“霸王花”的到来,向她们提出殷切的希望。

6月26日,毛里求斯《太阳报》刊登消息,标题格外引人注目:警界首创——为培训毛女警察,中国姑娘应邀前来执教。“.....毛警方的这一举措,旨在提高警察部队的素质,使其更好地为国家服务。教练组成员来自中国四川,她们不但带来了东方文明,也带来了神奇的中国功夫……”

计划赶不上变化

第一次走上教练场,望着站在自己面前的200名女学员,雷敏心咚咚直跳。这是第一课,这第一课成功与否,对于完成这次教学任务,对于在学员中建立自己的威信都至关重要。毛里求斯,先后是荷兰、法国和英国殖民地,1968年独立成为英联邦成员国,英法等国的警察曾来过这里任教,可他们从来没有训练过女警察。据官方介绍,为迎接中国女教官前来任教,这200名女学员是他们新近招募的。为上好这第一课,为不辜负毛里求斯警方对中国武警的厚望和期待,雷敏的确是动了脑筋:语言不通怎样组织教学?有人提出挑战该怎样应付?如何因地制宜组织教学?组织教学中该怎样奖罚?这一切她都想到了,出国之前,她来到武警特警学校,向那些曾出国执教的学员们讨教经验;为应付挑战,她拜师散打队教练,学了几手“一招制敌”的绝活……

毛里求斯女兵

计划赶不上变化,“霸王花”姑娘们精心准备的教案和毛警察学校的教学计划发生冲突。

“为了保证教学质量,每天要训练8小时。”这是“霸王花”提出的建议。“我们是综合性的警察学校,训练课目有爬山、游泳、射击、擒拿格斗,中国功夫是我们这次训练中的一个课目,时间每天只能安排一个半小时。”这是毛警察学校给予的答复。

原计划每天8个小时的训练课要在一个半小时完成,教学内容要压缩,教学方案要调整,可教学质量要保证,这无疑又是一道新的难题。

情急之中的 “I love you!”

200名新招募的学员,年龄最大的28岁,最小的只有18岁。她们第一次接受军事训练,她们并不熟悉中国功夫,这高强度的训练她们能接受吗?执教官对女学员心中无数,学员们对她们的执教官也是一个全新的认识。望着站在面前的这位面目清秀、小巧玲珑的中国女教官,眼睛里流露着异样的神色:她们哪里像是武官,看起来倒像是文弱的淑女。

“立正!”

“Attention!”

“稍息!”

“Stand ease!”

“课目,体能训练,每两名学员结成对子,跑步将对方背到50米外,然后交换返回。”雷敏严肃地下达课目,翻译准确地表达她的教学意图。

雷敏做完示范后,队列里传来窃窃地笑声。

“不许笑,队列要严肃!”雷敏第一次提出善意的警告。

笑声不但没有止息,而且流感似的传染开来。

毛里求斯女兵

雷敏心里直冒火,这样的队列纪律如何能搞好训练?她感到委屈,她想哭,她想骂,她想和学员直接对话,向她们说明这体能训练的重要性。“I love you!”情急之中,她喊出了这句才学了不久的一句英语。谁也没有想到,这句非军事用语居然产生了奇效,队列里顿然安静下来。雷敏走进学员之中,再一次给她们做示范,从排头到排尾,几十名学员,她一个人整整背了一遍。那箭步如飞的身影,那大汗淋漓的面容,令学员们肃然起敬。

下课了,学员们谁也没有走,纹丝不动地站在训练场上。雷敏正纳闷,联络官带一名学员跑到她面前,代表所有学员向她深深地鞠了一躬,通过翻译向她道歉,并请求她的处罚。此时此刻,理解和心灵的沟通比什么都重要。雷敏忍不住哭了,和那个前来道歉的女学员紧紧地拥抱在一起。

功夫不负有心人

印度洋环抱的毛里求斯,只有冬夏两个季节。夏季雨天不断,露天的训练课几乎每天都在雨中进行。训练场上只有一棵大榕树,雨大了,大家一起挤在大树下避避雨,雨小了继续训练。岛国的气候奇怪得让人难以捉摸,忽而大雨滂沱,忽而骄阳如炽,雨中的训练一身泥水,烈日下的训练一身汗水。刮风下雨也好,感冒发烧也好,受伤破皮也好,中国姑娘们从没因此而迟到或缺课。

面对新的生活环境,一切要重新调整,时差要调整,身体的生物钟要调整,环境要适应,气候要适应,生活要适应……她们没有更多的时间去调整和适应,到达毛国的第3天就投入训练。在那个没有调整好的适应期里,她们每个人都经历了失眠的煎熬和水土不服上吐下泻的痛苦。靠坚强的毅力,她们闯过了一道又一道生活的难关。

雷敏指导毛里求斯女学员

一天紧张的训练结束了,真想躺在床上轻松一下疲惫不堪的筋骨,可是不能啊,每天一次的训练总结会要开,检查一天的训练成果,部署第二天的训练课目。有经验要总结,有教训要汲取。教官们入睡了,翻译孙晓莉还在工作,原来准备的教案改变了,她每天都要连夜备课。对于擒拿格斗这个专业她是陌生的,锁喉、背摔、顶膝、踢裆,这些中国功夫的行业用语在英语里不能直译,怎样翻译才能使学员理解得更深透?为此,她不知动了多少脑筋。“锁喉”,翻译为“勒住脖子”,学员们很快理解了,可这“八字掌”却把她难住了,“像剪刀一样的手掌”、“大拇指和食指分开呈八字形”,她一连想了几个教案都无法达意。“八字掌,就是像英文字母V一样的手掌。”她请教毛警察学校教师,帮她解决了这道难题。

倒功,是擒拿格斗的基本功。训练之初,这个高难度的训练课目令女学员们望而生畏。前倒,后倒,侧身倒,这是意志的摔打和磨练,两名中国姑娘一遍又一遍地给学员们做示范,胳膊肘磨破了,膝盖骨流血了,血染红了衣裤,也点燃了学员们的训练激情。倒功训练难度大,危险性也大,既要有勇于吃苦的精神,又要有科学而安全的训练方法。一旦有学员出现意外,此次教学任务就会前功尽弃。200名学员,两名教练员,每一名学员都要实践,每一名学员都要提供安全保护,中国姑娘不是超人,可她们有超人的勇气和毅力。功夫不负有心人,倒功训练结束时,经过考核,200名学员中有192名取得良好成绩。

“我也爱你,小姐!”——异国他乡的真挚情感

12月7日,这是一个难忘的日子,训练成果汇报表演在这天举行。主席台上坐着国家总理纳文和警察总署的高级官员,台下齐刷刷地站着接受了半年训练等待检阅的200名女学员。

站在队列前的是领队孙晓莉、教官冷静、雷敏、兰飞燕。此刻,她们的心情无法平静。整整半年了,成败与否,这也是对她们教学成绩的最后检验。

考试前,老天又临时出了一道考题,一阵电闪雷鸣过后,哗啦啦下起了大雨。

迎考的女学员望着中国女教官,中国女教官望着迎考的女学员,她们之间在用眼睛对话:“这样的天气还能考试吗?”“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现在开始!”

嘟……嘟嘟……绿茵场上响起了清脆的哨声。这哨音就是口令。

学员们迅即散开,随着简捷明快的哨音打起擒敌拳,只见:出拳,迅猛快捷,飞脚,呼呼生风,腾空,身轻如燕,落地,稳如大钟……露天考核场上水花飞溅,豪情万丈。

哗……哗……掌声和着雨声,喊声伴着雷声,在训练场上叠起一个又一个声浪。

雷敏

成功的汇报表演结束了,激动得难以自己的女学员们飞跑着奔向她们的教练,她们紧紧地拥抱在一起,脸上流淌的有泪水,也有雨水。

“我爱你,小姐!”

“我也爱你,小姐!”

她们把彼此深厚的感情浓缩成这句简单的英语,一遍又一遍地重复,一次又一次地交流。

总理纳文十分高兴地同中国姑娘们合影留念,孙晓莉将一枚中国武警的警徽送给纳文总理留念。

警察总监达·亚尔走下主席台,向中国教官表示祝贺,给她们每人颁发了毛里求斯警察总署的最高荣誉勋章。

有相聚总有分别的时候,回国的日期确定以后,警察总监亲自主持了一个盛大的告别宴会,200名学员应邀全部参加。宴会开始前,她们齐声唱了一首歌,那首歌唱得很动感情,很多女学员眼里都噙着泪花。“霸王花”的姑娘们听不懂歌词内容,据说,那首歌是专门写给她们并给她们送行的。学员们一直唱着那支深情的歌把她们的中国教官送到机场。

再见了――美丽的岛国!

再见了——中国“霸王花”!

武警四川总队女子特警队

她们虽踏上了归途,却将中国女兵的精神传承到异国他乡,她们用一腔热血让非洲各国乃至世界见识到了中国女兵的风姿,见识到了中国军人的精神!

图文推荐
热门文章
随机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