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您的位置:首页 >武林动态 >
搜索: 标题  

张成仁:“拳”梦寄馀生

日期:2019-03-01   来源:功夫资讯网

功夫资讯网讯 中华武术博大精深,129个拳种争奇斗艳,共同汇聚成中华武术传承演化的时代洪流。

《孟子》云“舜发于畎亩之中,傅说举于版筑之间,胶鬲举于鱼盐之中,管夷吾举于士,孙叔敖举于海,百里奚举于市……”更是对“从来潜龙出草莽,自古高手在民间”的最好阐释。

民间高手,一直是一个神秘的存在,他们像身怀盖世武功的武林侠客,笑傲江湖。

提起京城武术,除了声名震天的八极拳等著名拳种外,宋氏三皇炮捶拳得算上一号。

“三皇炮捶拳”是我国民间古老的传统武术之一。据拳谱上记载自盘古至今,有三皇治世,实为创业之祖。传说“天皇伏羲,地皇神农,人皇皇帝”大战蚩尤时,就有了此拳的雏形,因拳势勇猛,犹如炮弹出膛,故而得名。

三皇炮捶拳属于内家拳种,传入北京已经有100多年的历史。这门拳术以技击与气功相结合,强调“以气为主,以理当先”。清朝中叶,出身于耕读世家的宋迈伦自创宋氏三皇炮捶拳,并将之带到北京,依托“京都会友镖局”传承至今。也由此,宋迈伦成了京派三皇炮捶拳的开拓先师。

土生土长的北京人张成仁,自幼酷爱武术。20世纪50年代初,曾练过“五花炮”“弹腿”。后拜“京都会友镖局”著名镖师王兰亭的得意弟子马恩瑞为师,跟随师父数十年,深得师父的真传和教导。

如今,已76岁的张成仁获“中国武术七段”称号、是“宋氏三皇炮捶拳”第五代传人;北京市海淀区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虽已届古稀之年,但仍能保持容颜不老、耳不聋、眼不花、走如风、坐如钟的健壮体魄,充分体现了习武之人精、气、神的完美结合。

2019年2月26日上午,功夫资讯网记者驱车前往张成仁的家中,对这位“民间高手”进行了专访。

记者:能简单谈谈您的习武经历吗?

张成仁:我原来住在朝阳门内南小街后拐棒儿胡同,马恩瑞老师住在胡同里,门牌号挨着。那会儿马老师在胡同里教他姑娘练拳,我看了特喜欢,我爸爸就带着我跟马老师说,“让这孩子跟着您练练吧。”因为都是街坊,好说话,老头儿也特热情,说:“过来,一块儿练吧。”打我8岁开始,就跟着马恩瑞开始练,后来工作以后,还是断断续续地跟着学,一直学到2000年,马老师过世。这几十年,我一直在坚持。

拜师是上世纪80年代的事儿了,马恩瑞老师收了我和沈德真。那会儿北京拜师收徒还不讲究搞很大仪式,就是吃顿饭,磕个头,合影留念完了。磕头都是最近的事,我们那会儿还是鞠躬。

记者:宋氏三皇炮捶拳怎么传入北京的?

张成仁:这要由宋迈伦进京说起。宋迈伦是河北冀州漳淮乡赵家庄人,生于清嘉庆十四年(1801年),死于清光绪十八年(1893年),享年83岁。宋迈伦大师出身耕读世家,幼年时受伯父宋奇斌(武庠生)和伯父宋奇彪(武庠生)的影响,酷爱武术。9岁时开始习武,又多次拜师学艺,所学武艺大都能练到炉火纯青、登堂入室之境,30岁时出游晋、冀、鲁、豫、陕、鄂、黔、川等地,以武会友,切磋武功,后落脚峨眉山,巧遇“峨眉真人”乔鹤龄,两人一见如故,谈武论道,后拜乔鹤龄为师,习练三皇炮捶拳,并得其真传。师徒相处数十年后,乔公随宋迈伦回乡。到了晚年,乔公在病床上用筷子又点播给宋迈伦“子路大枪”,宋迈伦大师一直在病床旁,侍候师傅寿终。此后,宋迈伦大师又闭门数年,将其所学整理创编了“夫子三拱手”技击绝技。

道光二十五年(1845年)宋迈伦身怀绝技进京,欲投“神机营”报效国家,与大内高手过招,竟无出其右。“神机营”主管老七王爷惊呼“真乃神拳也”,马上赐给“五品亮蓝翎顶戴”和“五品亮红顶戴花翎”,终因当时清廷腐败等原因,宋迈伦弃官不做,后在前门外粮食店开设了“京都会友镖局”(当时京城八大镖局之一),鼎盛时期,镖师多达几百人。

宋迈伦要求镖局内镖师都学这个拳,因为这个原因,也有人称之为“镖师拳”。镖局以宋氏三皇炮捶拳扬名,宋氏三皇炮捶拳又借“会友镖局”的旺盛,而得到了广泛的传播弘扬。宋迈伦大师的名字和“会友镖局”的威望享誉京城。这个镖局经营了上百年,相当大,一直到民国,也就是洋枪出现以后,镖局歇业。

记者:如今,三皇炮捶拳分为“宋氏”和“于氏”两系,是怎么回事?

张成仁:宋氏、于氏本都是一家。三皇炮捶拳第一代传人乔三秀,第二代传人乔鹤龄一共传了4个人,除了宋迈伦以外,还有王双奎、张文彩、于连登。其中,于连登有个儿子叫于镜堂,是他们家第6个孩子,身体不好,所以于连登让他去北京投奔宋迈伦,说:“你去找你大爷,让他给你口饭吃。”于镜堂到了北京以后,宋迈伦检查他的武功路数,发现他的招式在攻架略有不同,原来,于连登没有传授过他武功,都是他在旁边偷学而来。宋迈伦没有改他的动作,而是在这个基础上进行传授,于镜堂就形成了自己的特点。于镜堂后来也传了很多人,形成了于派。宋迈伦这一支的就称为宋氏三皇炮捶拳,原本都是一家的,在他这儿分了家,到清朝晚期就形成了宋氏于氏两系三皇炮捶拳。

按照有记载的炮捶拳谱系来算,我是第七代,按照宋氏三皇炮捶拳来算,我就是第五代。我这支从宋迈伦,到孙德润、王兰亭、马恩瑞,再到我,我的老师就是马恩瑞。

记者:宋氏三皇炮捶拳里有一个技击绝技,叫“夫子三拱手”,能否介绍一下其特点?

张成仁:我在2005年出版的《宋氏三皇炮捶拳》书里,专门给“夫子三拱手”出了一章,包括什么是“夫子三拱手”,动作怎么运用,它真正的攻防含义是什么,招式怎么拆解。

为什么叫“夫子三拱手”,因为三皇炮捶拳强调“以理为先”,夫子嘛,文人,先讲道理。起手时,双手抱拳于身前为揖,身稍躬,“请”。对方只要一出手,招式就变了,以静制动。这套拳术虽然勇猛,但与人比武技击时,礼让当先,讲究儒雅,不动如书生,发招似猛虎。

“夫子三拱手”要求“磨转千遭脐不动”,讲究的是“站磨脐”、“守磨脐”、“抢占磨脐”,就是以我为脐,对方不动我不动,对方要动我先动,永远以我为中心。

记者:作为“宋氏三皇炮捶拳”第五代传人和北京市海淀区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您这些年为“宋氏三皇炮捶拳”的传承都做了哪些事情?又有哪些深切的感受?

张成仁:20世纪70年代,我当时是北京国旅的一名英语导游,借工作之便曾带新加坡国术团与北京市武术队交流,开始结识了吴斌(李连杰的老师)、范保云和冯志强等武术界前辈。20世纪80年代,为了继承和弘扬宋氏三皇炮捶拳,受师父的委托和《武魂》杂志的邀请,连续在杂志上发表了数十篇文章,较为详细的介绍了宋氏三皇炮捶拳的相关内容,并协助师父收徒传艺。20世纪90年代,在担任市武协三皇炮捶拳研究会副秘书长、宣武武协副秘书长期间,以武会友又先后结识了武术界的领导:徐才(原中国武术协会主席)、张山(原中国武术协会副主席)、毛新建(原北京武术院、市武术协会秘书长)和曹彦章、刘学勃、周世勤等武术名家。为了探寻宋氏三皇炮捶拳的真谛,多次自费前往河北冀州漳淮乡赵家庄宋迈伦大师的家乡探访考察,收集资料。2000年初经与师哥徐汉元和王连吉商议后,决定将我们所学、所悟、所得写进“宋氏三皇炮捶拳”一书中。

此书由我主编,两位师兄为副主编。2005年3月,此书由山西科技出版社出版发行。从此填补了宋氏三皇炮捶拳有史以来没有详实文字记载的历史。2007年为迎接奥运,在曹彦章老师的指导下,又成立了北京市武术院华园武术培训中心蓝靛厂晴波园武术、太极辅导站,并兼仼站长,为建设文明社区、和谐社区出自己的一份力。

记者:您何时开始收徒的,如何收费?得意门生有哪几位?

张成仁:我收徒弟比较晚,师父还在世的时候我不收徒,收徒也是给师父收,我替师父代师授艺。2000年后也就是恩师马恩瑞驾鹤西行后,曾搞过两次收徒仪式。不管是替师父收徒,还是我自己收徒传艺,一直以来都是不收费的,这也是受师父高尚人格精神的感召和影响。在这些徒弟中伏旭、杨金和李君龙成为佼佼者。他们在多次参加的香港国际武术节和国内的各种类型的武术比赛中,均取得了优异的成绩。时至今日,伏旭已拿了8块金牌、1块银牌;杨金拿了6块金牌、1块银牌;李君龙同样拿了6块金牌、2块银牌。为宋氏三皇炮捶拳增了光,也为师父争了脸。2014年我接受“中华武术产业”媒体事业部(中华武术产业网)的采访后,3年连续受邀赴武当山、少林寺和峨眉山参加民间武术家武术文化交流活动,借此广交朋友,同时又弘扬了宋氏三皇炮捶拳,获得了组织者和与会武友们的认同。

宋氏三皇炮捶拳早期传承主要在镖局,也就没有收费教过徒弟,后来马老师教我也没收过钱,到我这儿,我把这个传统保留下来,依然是免费收徒,就看孩子有没有这个悟性,能不能坚持。现在,我正式收的徒弟大概有二、三十人吧,而且我改变了过去按部就班每天教两个式子的做法,把高难的动作提前传授给他们,让他们先练,熟悉以后将来学练套路和招式就很快。另外还让他们平时每天自己在家练,周末再来学。过去当师父都要留一手,现在我教授学生毫无保留,为的就是不让中华武术断了传承。 说实话,自从宋氏三皇炮捶拳入选海淀区非物质文化遗产“传统杂技与竞技”类,传承炮捶拳成了我肩上最重的担子,“书出了,光盘也录制了,能想到的方式我都尽力去做。不能打我这儿断了传承啊。我要尽力,要想尽一切办法去挖掘和保存值得传承的东西。” 

值得欣慰的是,我所在的海淀区曙光街道的领导和群众都非常支持我的工作,还给“宋氏三皇炮捶拳”的推广拨付了2万元的专项资金,并免费提供练功场馆;关注和参与的街坊也日益多了起来,我今年虽说76岁了,但身体倍儿棒,我最大的心愿是,在我有生之年,能为弘扬“宋氏三皇炮捶拳”文化多尽一分力,如果,“宋氏三皇炮捶拳”将来能够入选北京市级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更上一层就更好了,同时,物色培养“宋氏三皇炮捶拳”第六代传人的工作也该提上议事日程了。记者:感谢您接受采访,预祝您的心愿早日成真。

张成仁:谢谢你们的专访。

图文推荐
热门文章
随机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