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您的位置:首页 >武林动态 >
搜索: 标题  

大运河水流淌的“武术缘”

日期:2017-07-18   来源:功夫资讯网

功夫资讯网讯 7月14日,在河北沧州市青县八极拳国际训练基地,几名外国武术爱好者在拳师的带领下练习八极拳。

7月17日 ,7月,中国北方地区正值酷暑,气温直逼40摄氏度。河北沧州的大运河畔阵阵蝉鸣,57岁的刘连俊正顶着炎炎烈日教学生习武。

他时而屹立如松,时而移动脚步,时而屈膝亮拳,时而迅猛出拳,颇有一招制胜的气势。示范动作间隙,他还不忘回过头纠正学生的动作。

刘连俊所教的功夫叫八极拳,属于短打拳法,中国历史上有“文有太极安天下,武有八极定乾坤”之说。所谓八极,指的是习武者将头、肩、肘、手、胯、膝、足、臀八个部位的功能发挥到极致,实战性很强。

7月12日,刘连俊(前)带领外国武术爱好者在河北沧州市市区大运河畔练习武术。

7月12日,刘连俊(前)带领外国武术爱好者在河北沧州市市区大运河畔练习武术。

“它的特点是刚劲迅猛,崩撼突击,势如炸雷。”他说。

刘连俊从小就随哥哥一起习武,曾师承于中国八极拳第七世掌门吴连枝,并多次获得国内外武术比赛冠军。“小的时候没有电视和KTV,去把式房练武是我们当时最开心的娱乐方式。”刘连俊说。

中国武术有“南有莆田、中有登封、北有沧州”的说法,129个拳种中源起或盛传于沧州的多达53种。

沧州武术与纵穿沧州全境的京杭大运河息息相关。自隋代开凿至明清,大运河始终是交通命脉。沧州市武术办主任刘永福说,大运河发达的漕运业,使沧州成为南北商品流通必经之地和商品集散中心,也是官府商贾走镖要道,沧州镖行、旅店、装运等业兴盛,武术也因此从最初的强身健体发展成为一种生产手段,加上南北众多门派的习武者沿大运河来往、交流、切磋,催生了沧州繁多的武术门类。

“大运河带来了人流、信息流、资金流,极大地促进了沧州武术的流传发展。”刘永福说。

7月12日,来自俄罗斯的安东在河北沧州市市区大运河畔练习武术。

跟随刘连俊学功夫的队伍中,年龄大的有四五十岁,小的有七八岁,其中还有不少外国面孔。来自俄罗斯的安东·安德烈耶夫就是其中之一。

28岁的安德烈耶夫已练武11年。起初他是一名体操学习者,受伤后通过习武复健,没想到一下子爱上了中国功夫。如今他已经在莫斯科开办了自己的功夫学校。

这次,不仅他自己前来沧州学艺,还带来了自己功夫学校里的12名学生,他们将在沧州进行为期10天的武术学习,体验中国文化。

安德烈耶夫曾以为功夫只分为少林功夫和竞技武术,后来听来过沧州习武的俄罗斯朋友提起这里,就过来看看,果然发现了“惊喜”。

“比如这里的八极拳,都是近身搏斗的实用功夫。我还没遇到过比刘连俊更好的八极拳师父。”他说。

7月14日,来自俄罗斯的武术爱好者娜塔莉亚在沧州市青县大运河畔练习武术。

7月14日,来自俄罗斯的武术爱好者娜塔莉亚在沧州市青县大运河畔练习武术。

习武6年的娜塔莉亚是莫斯科物理技术学院的大学生。她说习武和物理科学有相通之处。“物理科学追求的是利用合理设计的机械结构发挥最大的效能,而习武则是充分调动并利用人类的身体结构,所以两样我都喜欢。”她说。

王明霞是此行莫斯科团的随行翻译,在俄罗斯功夫联合会旗下的功夫学校教中文,今年已是她第四年带队来沧州。

“与旅行团不同,他们在这里不仅能学到中国功夫,还能体验中国百姓生活,了解这里的文化。”王明霞说,在随后几天的学习中,她将把沧州的历史渊源和大运河文化讲给这些外国学生听。

除了吸引国际友人来华学习功夫,沧州武术还经常走出去,赴国外切磋交流。刘连俊今年去了俄罗斯、法国和比利时,还应邀去荷兰担任国际八极拳比赛评委。

7月12日,外国武术爱好者在河北沧州市市区大运河畔练习武术。

7月12日,外国武术爱好者在河北沧州市市区大运河畔练习武术。

虽然对子女倍加宠爱,但刘连俊对他们的训练却非常严苛,儿子已经是国家健将级运动员,女儿曾获全国青少年锦标赛剑术冠军。现在,5岁的孙子和3岁的孙女也开始加入练习的行列。

“吃喝方面,我不亏待他们,但习武方面必须能吃苦。武术是我们中华民族的瑰宝,一定要代代传承。”他说。

图文推荐
热门文章
随机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