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您的位置:首页 >武林动态 >
搜索: 标题  

兰草幽深润传承

日期:2016-01-11   来源:功夫资讯网

朱利尧先生《练拳》后记

朱利尧先生近照

功夫资讯网讯我从小体弱多病,患的是先天性直肠息肉,因那时医疗水平低下被误诊为阿米巴痢疾,拉了三年血,喝了上千碗中药仍然无效,到十岁时才被确诊动了手术,病好了,但从此形成了一副面黄肌瘦的尊容。

我天生是个武疯子,对格斗从小就显示出极强的暴发力与应变力。小学一年级到初中毕业,县、市运动会的跳高和跳远项目,冠军几乎被我一人独揽。但更重要的是,我继承了父亲刚正不阿的脾性,从小就护弱不畏强,且嫉恶如仇,时时因路见不平而打架,父母总是替我前去赔礼赔钱,一年到头家里的鸡猪总是赔个精光,好在父母了解我善良、正直的个性,对我并无过多责备。

13岁,《少林寺》热映,是男儿必须练武,体育老师教我的一套梅花拳伴我走上了社会,“药缸里泡大”、“打架中成长”,架越打越多,内心的英雄情结也越来越浓。18岁我到上海打拼,一晃二十多年过去了,二十多年里,我不停的在访师学艺,气功、站桩功、沙袋,以及其他各种传统武术,全练,武术杂志,全买。至今犹记得,练排打功,拍的全身都是乌青块。我把自己拍肿了,但大头症反而越来越弱化,我不再想着练个轻功就飞起来,练个什么什么功就隔山打牛,反而,我越来越看清了自己的内心,那就是,我已是骨子里的喜欢武术,我就想钻进去,只为着把武术弄明白。这就是较劲,跟武术的较劲,跟自己的较劲。

跟自己较劲就出现了两个我,一个是横着劲苦练,一个是随时随地冥思苦想;一个是想把身子练出来,一个是想把心里练明白;一个当然是埋头苦练,一个是随时偷懒。这种分裂,其实就是左右手互博,也就是有个阴阳的底子、格局出来了,这样,当我遇上我真正的太极拳师父时,上下、前后、左右,很快就悟入悟出,既能分开,又能混元一体。特别是,叶衍城老师以他的生命为我授拳,不但是拳技,而且是对待生命的态度、思考,都让我受益终生。

我答应过叶衍城老师,我一定要把太极拳弄明白,一定要把我对太极拳的领悟,化入一招一式,再用极其简单的实战技术传授给更多真正爱好太极拳的人。我把自己看作太极拳的托命之人,我吃过太多的苦头,可是,一想到自己这么多年的痴心不改,一想到能命中注定地遇上两位太极拳名师,我都觉得自己是幸运的。在此,我还不得不提到国家体育总局体育科学研究所的专家们,我们一般练武的人,没有几人有我这样的机缘,能将一门古老的技术直接放到现代科学的仪器和试验面前,一点一点地以科学试验的精神和方法,比对、研究、分析、验证。就是在这些机缘巧合面前,我练得越来越明白,我理解得越来越直接,我悟入的越来越具体,我总结得越来越简单、科学,这也就是我对自己的太极拳越来越有信心的基础。因此,我必须要写出我自己的太极拳理书,估计也不止这一本。这本《练拳》书,我化了近8个月的时间与十余次的修改,虽然是初中生的文笔,但用自身练拳的体悟与经历写出了一个真实的自己。

练太极拳,既是在训练自己的身心,也是在历练自己的人生。

而在今天,我提醒自己说,练太极拳也是在焠练传统文化,从我回到绍兴,发誓要拳剑双铸,十年如一日,卧薪尝胆,经历无数失败仍不改初心,势必要把越王剑磨炼出来,我就知道,我已不是个赳赳武夫,我已从拳剑入门到了更广阔而深厚的传统文化之海。是这些传统中最美好而精华的东西,我看得实实在在,就是他们,以各种方式,化为了太极拳的一招一式,化入了越王剑的精魂之中。特别是绍兴,如此厚实而美丽的古代文明,越王剑,越窑瓷,卧薪尝胆精气神,俊逸高迈、洒脱的王羲之,放翁深情、秋瑾豪迈、鲁迅执着、蔡元培气度,当然还有更古老的大禹,这哪一样不是就生活在我们之中?不都在幽深兰草的芳华之中?我们离传统不远,只是,大部分人已看不见,也没有亲身近距离地体验到。返朴归真,真实的我去展示才是真正传统与传承!只不过自身内在的此心态与彼心态不同罢了。

我有个梦想,我想要一个琴书拳剑的现代乐园,要把这些整合到一起,将拳、剑、兰草、书法、小桥、黄酒整合到一起,我要让人们看到这个传承是如何的有序,这样的文脉是如何清晰,而这样的古人是如何的亲切。

绍续历史、文兴未来。这是我对绍兴的希望,也是我下一步的起点。感谢生我养我的绍兴。感谢一切值得感谢的人们。最后特别感谢我的师父,以及我的家人。

朱利尧2015年7月于绍兴

图文推荐
热门文章
随机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