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您的位置:首页武林动态人物访谈
搜索: 标题  

《太极变》、《螳螂王》背后的故事

[日期:2018-10-30]   来源:   作者:KungFu   背景:  
A-  A  A+

   一部长达百万字的《太极变》,只写了一半,便被北京著名影视制作公司买去影视和游戏改编权,并将投入巨资进行运作;同属于该国术系列的《螳螂王》先后创作三年,曾写废二十多万字,却至今尚未完稿。两部国术小说的写作背后都藏着哪些轶事、趣闻?它们的孕育诞生都寄托了作者怎样的情怀志愿?日前,抱着这些疑问。

    天行者(以下简称天):进入正式话题,请先介绍下自己,我发现,宋先生在莱阳本地比较低调,大多数人并不了解你。
    宋别离(以下简称宋):这可能跟我性格有关,不喜欢热闹,爱独处。重要一点是,写作人更需要一个相对安静些的环境。外面的宣传当然越响越好,生活的环境还是要平定些。
    天:像风暴眼!我看了官方的介绍资料,大致是说你至今已出版了二十来本书,获过两次冰心奖,入选首届齐鲁文化之星。
    宋:差不多是这样。二十来年只干了这一件事,也不会做别的。幸好干的这件事是我最喜欢的,有动力,所以就没有放弃过。
    天:坚持到底,就是胜利。我看到相关报道中提到《太极变》时,常常把它跟《螳螂王》联系在一起,今天才知道它们是姊妹篇。请说说创作动机,怎么萌生要写这样题材的?
    宋:其实挺偶然。是2008年五月的一天,我上网看到自己博客下面有留言,有个自称莱阳老乡的想联系我,并留下电话号码。我原本还以为是不是有人想出书,就拨打了。一下子打到莱阳市委宣传部宣传科,问过才知道,他们一直想找我。当天,就跟副部长李勇碰了头。他谈起莱阳致力于梨、龙拳文化的发扬,想让我创作有关螳螂拳的小说。之所以找我,是因我当初出版过几本武侠小说,有些反响,但这样的“命题作文”不好碰,也没把握,本身又对螳螂拳比较陌生,所以只能等等看。
    天:等到什么时间才决定接了?
    宋:有大半年吧。但还是把这事装在脑子里。毕竟是莱阳人,写了那么多字了,还没给家乡贡献点什么。只是,如果只单纯写一本小说,还不足以激发我的创作热情。一是当时我已转入写儿童文学,二是不能不考虑市场回报问题。如果这种小说无法制作影视,单凭书籍本身的影响力,对于螳螂拳本身的推广力度也是有限。后来,甄子丹的《叶问》火爆荧屏,北京搞影视的朋友告诉我,民国传奇类的题材可以操作,但不能是武侠,最好是像叶问一类的写实武打。这样,我便把小说定位于国术系列。
    这就意味着,不论从故事人物,还是打斗场面上,都要求有一种真实感。那时,我对甄子丹最深的印象并不是停留在他饰演的叶问上面。而是他在《艺术人生》中跟朱涛的一段对话。
    天:这一期节目我有印象。好像甄子丹现场弹钢琴?
    宋:对,他父母都是搞音乐的。母亲因为患了哮喘病,不能接续唱女高音,就跟太极拳名家练功,结果,世上便多了一位武林高手,她在唐人街的武馆屹立三十多年不倒。那节目对我刺激很大,原来太极拳能够治病。
    从那以后,我就开始学太极,捉摸太极,跟不少练拳的师父接触过,一直练到今天,也快满七年了。真正接触到中华武术后,我才明白,像我这样从小体弱多病的,原来也可以练的体壮,练出内功来。
    天:这是没写螳螂拳,先练上太极了。
    宋:我记得是2009年正式跟莱阳市委宣传部达成协议的,他们提供一定数目的创作基金,扶持我写《螳螂王》。当时,只打算写成一个三十来万字的长篇。不懂拳,我就去各个拳馆拜访相关人物,先后与梁源清、刘学君、林栋柱等练螳螂拳的人接触,一些招式打法,还跟孙美青研究过,甚至于一些小说中出现的技击场面,也多请螳螂拳好手帮我设计。
    莱阳后来成立螳螂拳文化研究会,对我帮助很大,提供很丰富的资料。为了在创作中复原民国时期的莱阳,我更是多方搜罗资料,细到连当年胶东地区出产的茧丝数量也查清了。这样子,光是构思大纲和搜集资料,就花去了半年时间。
    天:下这么多工夫,创作出来的小说自然是好东西。
    宋:恰恰相反,我陷进那个圈子里面去,反而脱不出身了。真实是真实了,写作快感却一直没冒出来,甚至是痛苦的。这样子用去一年时间写完二十来万字,自己都不满意。2011年时,有两件事对我后来的发展影响巨大。
    第一件是《大魔术师》的电视版权被北京慈文传媒集团买去(他们最近出品的《刀客的女人》收视率很高)。这让我结识了中央电影频道的记者肖湘山,是他看完该小说后,推荐给慈文传媒的马中骏,最终促成了那宗交易。
    后来我才知道,他一面也给几个影视公司做策划,就把《螳螂王》那二十万字发给他看,他特别还跟吴京一起讨论过,结果意见是故事老套,没有跳出以往的模式。和我的直觉差不多,这二十来万字算是写废了。
    天:第二件事呢!
    宋:那年八月,福州的老友张康久到莱阳来,我们一起住在娘娘山的道观里七天七夜,跟道士们一起作息。那一周,让我们达成共识,这位华闽集团的副总,决定辞职创办文化公司,专门运作我的儿童文学。这就是去年在厦门成立的金墨子文化传媒机构。
    应该说,那段时间我有意放弃《螳螂王》的写作了,觉得儿童文学更适合我,至少不会写的这么痛苦。但小说没创作完,毕竟觉得有所亏欠,就以螳螂拳为背景写了个短篇《疯狂诀》,于次年发表在第七期的《中国故事》上。
    天:临阵退缩好像不是你的风格。
    宋:当时确实动摇了,写了这么多年,我还第一次废稿子,尤其是这么长的东西。幸好宣传部的人没有放弃,一直鼓励我,肖湘山也不断提出意见,这样子有一天,我突然明白了。故事背景放在莱阳本土,等于是把舞台缩小了,人物和事件都展不开,也就出不了彩。
    很快,我就做好了调整,把民国时刚刚开埠的烟台作为主场景,莱阳为辅,登时感觉就不一样了。所以,2012年时又推倒原来的大纲重新写,到年底已经有了近四十万字。虽然没有完成,但故事出彩了,人物的张力也有了。很快,《今古传奇》决定刊发,北京快读也签了出版合同,首印两万册。
    天:这么快就定了,可怎么到现在也没看到书出来?
    宋:事情是这样的,《螳螂王》剩下的十万字,到结尾部分,需要掀起一个高潮才成。我要积蓄力量,就先放放,等过完年再说。这个空儿,肖湘山那边又有了新的想法。他所属的团队有一个中心人物李洋,是总政的大校,有金牌策划人之称。像《亮剑》《士兵突击》《历史的天空》《狼毒花》《我是特种兵》等最好的军旅题材都出自他的策划。
    他们觉得,螳螂拳毕竟是小拳种,市场影响力相对要小。还问我,既然是以太极螳螂拳宗师宋子德为原型,那么太极跟螳螂拳到底怎么结合的?为何不先写太极拳,再引出螳螂拳,弄成一个系列,更有利于市场运作。
    就这样,那个春节我也过不踏实了,脑子里一直捉摸这事,很快就冒出了故事框架,不断与肖湘山沟通,磨合。不久,李洋先生和张守君的意见也来了,我慢慢进行补充,故事框架越来越清晰,人物性格也越来越丰满。
    天:你这国术系列也越写越大了。
    宋:节后,我特别去了一趟北京,肖湘山老哥召集了几个编剧和策划跟我见面,有编过《勇士之城》的贾东岩老弟,还有《侠客行》的编剧等,央视六的张守君在场,大家谈得异常热烈。4月份,我飞去福州跟张康久签约,又另外约了老肖和守君在厦门碰面,一起商谈《太极变》的故事,并与南少林禅武医继承人林家乐先生谈武论道。
    所以,在六月份时,我已决定先放下《螳螂王》,一心先把《太极变》搞出来。太极拳是我每天都在习练的,一早一晚从不间断,熟悉其道,也就能写出它的精髓来。又因为故事舞台大,年代跨度长,更有利于发挥。所以到去年八月份的时候,已经有三十万成品出来了。
    天:这也算变中有变了。
    宋:小说写到这里,被我鲁东大学的师弟戴日强要了去,他在小说阅读网当主编,一面也搞影视,他干得非常好,新近编剧的《合租记》,在湖南卫视的金鹰剧场播出,创下收视率新高。他看了大纲后便说这是个好东西,主动帮着代理推荐。他那时正好因参与《男人帮》的运作,与赵宝刚导演的北京鑫宝源影视投资公司有联系,便先给了他们。
    赵宝刚的作品我很喜欢,他拍摄的《奋斗》《永不瞑目》《爱情保卫战》等家喻户晓,该公司出品的《潜伏》更是创造过收视奇迹。年底时,那边就传来消息,他们有意要,但因为才是半成品,所以比较慎重。
    戴日强作为代理,跟鑫宝源长期谈判期间,我又写出近二十万字。直到上个月,合同正式签署,却是把电影电视和游戏三种权利都买了去。其中游戏将由完美时空出品,眼看着投资比重越来越大,我肩头的担子也越来重。因为影视讲究实效性,我必须在明年三月底将小说全部写完。
    所以说,这部作品运作成功的背后,其实包含了好多朋友的心血,并非我一个人的力量。我的妻子刘洪阁、家人,那些每天在一起的拳友,发小一起搞文学的振华、玉国,宣传部的李勇等人,以及福州的张康久和北京的肖湘山、张守君、贾东岩等。
    天:所谓好事多磨,一点不假。不过,我相信成功是属于有准备的人,正因为宋先生付出这样的心血,前后用去了五年时间,去打磨这样的作品,才能得到这样的回报。
    宋:不止五年,因为两部稿子都没有完成。用我老友玉国和子宇的话说,如果一个企业用你这样的效率生产产品,早就倒闭了。
    天:但好东西就需要细细打磨。别离你写作近二十年,也是这样慢慢磨出来的。采访到现在,也接近了尾声,但我突然觉得少了点什么,对于你如何走上文学创作,并且一直在坚持不懈,我们还了解得不够。所以,最后再请你补充两句。
    宋:就两句了……开个玩笑。你这么一问,我脑子里还真蹦出两幅画面。一是,我少年时,曾经在村东的河边住过两年,那里是父亲种的果园,我日夜在那里读书,没人打搅,现在还觉得快乐。
    天:那果园现在怎么样了?
    宋:不在了,被开发了。我是城西石桥泊人。那里被划成开发区,正一步步变得我认不得。
    天:也是一个变字。你第二幅画面是什么?
    宋:13岁时,父亲骑自行车带我进城,看了一场电影《五更寒》,然后进新华书店让我挑一本书。我选了一本最厚的《唐宋诗词鉴赏辞典》。那书影响了我今后的人生,给我打开了一扇门,进去后,我就再没离开过。

阅读:
相关新闻       心是太极论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