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您的位置:首页功夫资料资料集锦
搜索: 标题  

武林旧梦:民国年间为何武学兴盛

[日期:2016-03-05]   来源:澎湃新闻网   作者:王启元   背景:  
A-  A  A+

趁最后一点点武林梦还未碎尽时,功夫还是要练,真武术也要讲。“真武林”是什么样?达摩、张三丰、宋太祖、岳飞、戚继光们都太远,离我们最近的武学高峰,是民国。

对许多人来说,武林如同梦寐,似乎只存在于金庸们的小说或者徐克们的电影之中;武林中人,亦不过一场游戏一场梦。浸染那个武林梦的人,可以把自己任意幻想成踏雪无痕的飞贼,或是比武招亲的力士,抑或以一当万的莽夫,遇到英雄救美、匡扶正义之类的好事,自己就可以代办。

可这样的“武林”越多,真正的武术就离我们越远,最终就剩若干谋生者匀匀手、翻翻跟头。我总以为,趁最后一点点武林梦还未碎尽时,功夫还是要练,真武术也要讲。“真武林”是什么样?达摩、张三丰、宋太祖、岳飞、戚继光们都太远,离我们最近的武学高峰,是民国。

孙中山题词:尚武精神

晚清以来民间武术复兴

大师们毕竟不是石头里蹦出来的,民国武术盛况空前,中华武士会、中央国术馆蒸蒸日上、大师辈出,离不开晚清以来武术复兴的民间土壤。

清朝早期有严格的禁武禁私兵制度,不仅不能设擂比武(洪熙官、方世玉电影里那些比武招亲情节都是要杀头的),或者私自传授功夫,就连家里放点管制刀具也是违法的。在清初这样严格的“禁武”管制之前,明末的双手刀法、枪法及射法,都曾达到高峰,这里不能详述;但晚明时的武学成就,遭此易代之际,被迫停滞了两百余年,也算是文明一大浩劫。

禁武的改变,是从晚清时候开始的。今天武坛各大派,可明确上溯的传承最早也只能到十九世纪五六十年代,不论是太极、八卦还是八极、劈挂。这正是康乾时期对武术的打压到晚清才减弱所致。至于再往前的伪托,有乾隆时的大师,明代的宗主,遥远的岳武穆、宋太祖甚至武松,基本都靠不住。

到了民国初年,大派大师开始齐齐地出现。除了嘉、道以后帝国控制力减弱,习武禁忌开始松动的原因外,很重要的原因是南方的太平军与北方的捻军肆虐,民间不得不设法自保。这复兴的第一代拳师中,著名者如李云标、李大忠,马凤图先生祖父马捷元等高手,皆在与捻军的战斗中或殒身或重伤。他们的门徒徒孙一辈,大多又参与了三十余年后的义和团运动。

要知道,义和团是一次清政府官方鼓励的全民习武运动。虽然之后的影响不甚曼妙,但确确实实为传统武术在民间尤其是在华北的推广,狠狠地助了一把力。其中涌现过不少著名的大侠,如“大刀王五”等。民国初年的天津武坛诸将,如武士会长李存义、董海川弟子宋唯一,及稍晚辈、后来的名中医王子平,都是参加过义和团的人物。

所谓时势造英雄,正因十九世纪晚期中国的动荡,才引得民众重新拾起各路武艺,遂有高手出世,以武犯禁。武林重振的基础就在于此。

德国女摄影家海达·莫里循(Hedda Morrison)摄,现藏哈佛-燕京图书馆。照片中拳师传授的应为八极拳,此式为八极拳小架中最具代表性的“当门顶肘”式。

钟情武术的民国政坛大佬

民国政坛中,也有钟意武术的传统。

比如孙中山,虽是谦谦君子、手无缚鸡之力,但他很可能是个武术迷。他在精武体操会十周年时为这家武馆题下著名的“尚武精神”四个字,还为精武会特刊《精武本纪》撰写序文,使体操会成为一时之重。不少民国政要,尤其是军界大佬,都为各色武术团体张目,如冯国璋做过中华武士会的名誉会长,蒋介石授意成立中央国术馆,旧军阀里功夫最好的冯玉祥还做过那里的名誉馆长。这里面除了兴趣外,现实的效用也不容忽视。

说到民国Founder们对武术的诉求,最典型的就是同盟会“燕支部”的成立与输出的人才。

“燕支部”前身,最早要上溯到清末廖仲恺曾两次奉孙中山之命来天津,担任同盟会的天津主盟人。后来,又有了同盟会河北支部的外围组织“共和会”,及汪精卫领衔的中国京津同盟会分会。到了民国建立后的1912年3月,中国同盟会转为公开政党,但遭到袁世凯的打压。燕支部就是在此时由孙中山授意成立的,算是孙博士在“南北议和”后,给北洋政权的后院布的一个局。这一次小小的尝试,虽不至于真正意义上给北洋政府添乱,却在中国武术史上,留下了浓重的一笔。

“燕支部”当然是个革命组织,但它的副产品有些特别,那就是因“燕支部”而成立的“中华武士会”;甚至,武士会还早“燕支部”一个月挂牌。武士会正副会长就是同盟会成员叶云表与马凤图。“叶云表”在电影《一代宗师》中出现过,为了附和叶问而被说成了广东人,其实他和绝大部分第一代武士会成员一样是地道的河北人。这群由孙中山等南方政权组织起来的武林高手,革命事迹虽不甚显著,但造成的社会影响却不小,除了成系统的武学训练与比赛体制的建立外,武士会本身培养出来的武术大家们,对近代史的进程都产生了不小的影响。

1916年4月,中华武士会本部第一班毕业学员合影

《LIFE》杂志摄影师Jack Birns摄于1948年3月,照片中的老拳师是当时著名的跤王佟忠义。

比如不少高级护卫都出自武士会教师“神枪”李书文门下。溥仪出关任“伪满洲国”皇帝时的御前侍卫,就是李书文最卓越的弟子、也是武士会的成员霍殿阁。霍公晚年因违抗日本当局的旨意流落长春街头郁郁而终,殊为可惜。另一位刘云樵,是李书文的晚年弟子,抗战胜利后随蒋介石去台湾,任侍卫室安全顾问。刘不仅出自民国第一流高手门下,且晚年推广武术至日本、东南亚,尤其对八极拳在全世界的传播,居功至伟。

阅读:
相关新闻       武林旧梦  民国武学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