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您的位置:首页功夫资料资料集锦
搜索: 标题  

太乙金刚拳

[日期:2016-02-02]   来源:武当   作者:湖北 罗银山   背景:  
A-  A  A+

一、起源

太乙金刚拳起源于湖北省江汉平原,相传为上古时期鸿钧老祖所创。据说鸿钧老祖是宇宙混沌之时,天地未行、虚空未分的上古远祖,鸿钧老祖出行时骑龙马,左青龙、右白虎开路,天罡举旗,太乙、金刚护旗。太乙金刚拳由四大天王、八大金刚怒目状的面部表情演化而成,能镇宅驱邪、斩妖伏怪,退万鬼、避瘟神,护眷保家,大吉大利也,有搪挡门户之意。自古以来,此拳为道教镇山之拳。

二、演练风格

太乙金刚拳在流传的过程中以三种不同的演练风格在传承,分别为太乙金刚拳四平势、太乙金刚包肩裹膝吊裆势、太乙金刚拳盘膝玄裆滚肩势。

1、四平势主要在熊门的传承下广泛流传,其风格表现为四平八稳,一招一式清晰可见。

2、太乙金刚拳包肩裹膝吊裆势,由清朝末期天门麻洋杨泰山为主要传承人。此势相对柔和,呈现刚中带柔的风格。

3、太乙金刚拳盘膝玄裆滚肩势,是太乙金刚拳三个派系中最有代表性的一支。表现为贴身缠绵、九曲连珠、柔中带刚,注重全身上下螺旋发力,对身体的柔韧性要求极高。盘膝玄裆滚肩势在当地传承,脉络清晰,传承至今只有三代。

第一代张怀春(1859-1948),仙桃郭河镇人(今沔阳县),原姓武,后过继给天门毛湖张姓人家。张怀春年轻时拜原籍山东济南的陈姓师父学习太乙金刚拳,并请陈师父到家中一对一学习多年,得到太乙金刚拳真传。张怀春后在当地收徒无数,各个门派都前来学习,其中就有当地名拳师的张长炳、汤森林,严门传人胡品玉、易老八,有水浒门的趟拳传人叶进青等等。

第二代张大海(1926-2009),为张怀春幼子。七岁开始习武,刻苦钻研太乙金刚拳,终究不负父亲所望,武学造诣高深,江汉平原收徒无数。后又被天门地区武术协会公选为武术主席。

第三代罗银山(1954-),出生于武术世家,自幼随父兄习武,早年学习太乙金刚拳四平势系列。1974年与抱肩裹膝吊裆势传承人左兆云(杨泰山徒)换拳,掌握了抱肩裹膝吊裆势。1976年正式拜张大海为师,成为太乙金刚拳盘膝玄裆滚肩势第三代传承人。1984年当选为沔阳县(今仙桃市)武术协会会长,后任沔阳县武术馆馆长、湖北省振兴武术研究会理事。

三、基本特点

太乙金刚拳套路古朴、风格独特。盘膝玄裆滚肩讲究腰、腿、脚、膝相对,力求紧凑,势势相连,环环相扣,身形多变,刚柔相济,套路直线往返,以贴身缠绵,九曲连珠,螺旋发力,身如铁球滚地,以达到人拳合一之境。尤其以搏击性强称著为要诀,是中华武学之瑰宝。

太乙金刚拳以惊、弹、抖、炸之功,作实之势,有虚有实。所谓惊法者虚、取法者实也,似惊而实取,似取而实惊,阴阳虚实之用。意念在先,五脏六腑先动。近身短打,五峰穿膝,头、肩、肘、胯、膝,黏手滚手,得手打手,一手翻三手,三手翻九窍,气守丹田,骨节相通,步稳势烈,突发短劲(寸劲),以静制动,以柔克刚,后发制人,一招多变,讲究螺旋劲,拳势演练如龙形之物,最擅长伸缩自由变化,有搜骨之法,形奇而制胜。

1、 “惊”

“惊”字功,字面上解释为惊吓失魂,心里紧张,害怕及侵扰。太乙金刚拳出手时,就要突发短劲(寸劲),手到力到,动如疾风,势如破竹,与对方身体任何部位接触,立即产生瞬间的击打爆发力,让对方有种触电的感觉,惊扰对方而乱方寸,有失魂之感。

2、 “弹”

“弹”字功,字面上解释为有伸缩力和时间短。出手击打,要脱骨松胛,放长击远,打出去的拳或掌有一种很强的反弹力,犹如橡皮弹簧的张力一样,力来得快,消得快。在实际搏击过程中,拳和掌的出手非常迅疾,打击速度超越对方的防守速度。

3、 “抖”

“抖”字功,字面上解释为反弹、震动。贴身近打时,表现为身体上下四周全方位的力道展现,似金狮抖毛。当对手接触我们身体某个部位,均可产生条件反射,将自身的某个部位变成武器,瞬间击打对手,借力打力,全身无点不弹簧。

4、 “炸”

“炸”字功,爆炸最烈的意思。惊爆之力,久习者深度感悟奥妙无穷。

四、专家评价

1986年6月,北京体育大学门惠丰教授到湖北省仙桃地区考察评价“太乙金刚拳是一个远古时期的拳种,每个动作与壁画一脉相承,拳的起始与收势都没有改变,此拳没有与社会交流过,是原态的拳种。”

1986年武当拳挖掘整理时,原湖北省武术协会主席杨永评价: “太乙金刚拳是动手的拳,能打出惊、弹、抖、炸之力,刚柔之技,反应快速,动手敏捷,劲大力整,显示出了内家拳传统拳术的威力。”

2012年,西安体育学院杨宝森教授对此拳做出评价说: “此拳与技击融为一体,打出了曾在历史古籍所记载的八个字,松、撼、合、紧、穿、透、通、贴,不是亲眼所见,不敢相信此拳种犹在。”

阅读:
相关新闻       太乙金刚拳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