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您的位置:首页武当功夫
搜索: 标题  

王维慎嫡传武当松溪派全套内功

[日期:2016-01-29]   来源:武当俗家理涛   作者:武当俗家理涛   背景:  
A-  A  A+

一九一四年旧历三月二日,王维慎出生于四川省南充县一个医药世家,其父王启文医道精深,闻名乡里,并深得推拿跌打秘法,幼年的王维慎便受到父亲的耳濡目染,爱上了武术,十岁左右,被送到南充精武体育学校,拜林济群为师。王维慎天资聪颖。得林济群先生指点,技艺大进。成为林先生的得意门生。

一九三七年,中日战争爆发后,王维慎怀着一腔报国热情,入伍从戎,奔赴抗日前线。一九四二年王维慎所部驻守江西浮梁(今承德镇),一天,有一个人不慎从高处跌落摔伤,生命危在旦夕,王维慎谙熟医药,见状也不禁倒吸一口凉气,这时一老道人从此经过,华发虬须,修长清瘦,双目明澈深邃,一派道风仙骨之姿,他观察了一下垂危病人的伤势,只见他轻舒右臂,左手捋住右袖口,伸出两根瘦长的纤指在病人伤口处轻轻点了点,从囊中掏出几粒丹药,让病人腿下,顿时气色渐复。十日之后,病人便能下地行走,伤愈康复,王维慎深知拳术医道相依,且十道九医,有如此高明医术之人,安能是等闲之辈,便有拜师之念,数日之后,道人拂袖而去。王维慎挽留再三留他不住,便紧跟不舍,行一峡谷间,道人随手指了指路边一块巨石道:“能移劝那块顽石吗?”王维慎见道人松口,心中大喜,且思忖自幼习练武功,想来移那石头便也算不得什么,谁知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那石头动了动,那道人住足仰天朗声大笑,走上前去只伸出一只手便把巨石擎上头顶,王维慎哪里相信自己的眼睛,楞了半响才恍然醒悟,顿时跪在道人面前便拜,道人见王维慎有一定功底,心诚意坚,便道:“我乃一介山野贫道,姓李,昊天者是也。原为皇胄,无奈国破家亡,世事多艰,投身武当山修道数年,得山门内松溪功夫,后便云游四方,扶困济危,以度生年。今收你为徒,传你武当松溪派内家拳术,望你切记松溪祖师真言,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且不可恃技欺弱,胡作妄为。

王维慎大喜过望,又拜了三拜,同老师一道返回。从此朝夕与李晃天大师练功不辍,不觉几年过去。一日李昊天对王维慎说:“相处几载,我的功夫已悉数传之与你,功无止境,你可自己揣摩,尚若授徒,切记教技授德。今将武当松溪派一线传下的秘传经典——《闲谈野议》给你,请你妥为保管为善。王维慎与老师道别后,更加刻苦练功,以期有朝一日能为国为民干出一番事业。

现在谈起这些,王老不无遗憾地说:“文化大革命开始,老师传下的经典被抢去付之一炬。”言语中,不觉暗然神伤。不过,值得庆幸的是武当松溪内家拳术的真功实技却被王维慎大师完整地保存下来,这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吧!

二、“松溪派的本源出自武当一脉”

谈到传统武术流派的继承和发展时,王老说:“解放几十年了,武术界的门派观念还不够解放,门户观念很吓人。我真怕麻烦。”这正是王老为什么多年隐踪武坛的原因所在,他说:“麻烦不是别的,而是一些不必要且无益于武术继承、研究、发展的口上的争执……

这些话可谓一位老武术家的经验谈。当年为了糊口,王老在川军中任武术教官时,因为坚持自己的观点,就有许多人来找他的麻烦,甚至进行人格攻击。因此,他从戎之后从未在公共场所练过攀,解放后,王老到上海工作几十年没有谁知道这位埋头苦干的川江汉子意是三十年代就闻名武林的武术大师。七十年代末上海武协主席顾留馨经过各种途径寻晾登门造访王老时,武术界还没有人知道王维慎这个名字,特别使王老不能忘记的是第一次应邀出席在上海卢湾区体育馆进行表演后的情景,这次表演,是粉碎四人帮。后上海武术界的一次露大盛会,各方名家荟萃,各路高手如林。然而,王老却一个也不认识,当王老表演赣束后,功惊四座,一时哗然,有人问此人何许人也,练的是哪路拳,王老便如实相告说:“武当松溪派拳术。”闻者惊讶地问道:“什么叫武当松溪派呢?”。王老听了这话有几分尴尬,感到心里很不是滋味。

武当松溪派的本源出自武当一脉。它是明代武当内家拳传人张松溪在长江,黄河流域一带,接受了僧、岳、杜、赵、洪、字、慧、化。八家拳术,吸收其精华丽溶于武当张三丰所创内家拳中,形成了独树一帜,风格奇特的新拳种。

此派拳术其法主于御敌,其用旨在健身。以静制动,以柔克刚,后发先至,僧力打力,乘势取人,内练意识,外练形神,以意领先,以目显神,外视对手,内内外相合,法在机先,贵于宜时,因地制宜,因人而异,不悖其则,不拘成规。讲究。抓妨拿脉,打穴击要”,松静圆活,周身一体。如果坚持不懈,勤修苦练,循序渐进,可达到修身,养性。健身,防身的目的。数百年来一直一线相承,圃于道门槛里,世人鲜知。

谈得兴起,王老捏灭烟蒂,从藤椅上站起来,找来一柄三尺长短,胳膊粗细的木棒,用手交替在上面扣抓,发出。吱吱嘿嘿。的响声,那一双绵软柔韧的手,突然变得象刚刀一般在那根被唐得锃光发亮的木棒上留下了几道深深的沟痕;尚若与人交手,真令人实难想象后果。不惟如是,接着王老还当场表演了内壮排打功,只见他右手将圆木抡起狠狠向左胸肋和肩胛等处猛力砸去,发出。嘭嘭。的声音,我慷得额头早渗出冷汗。对于王维慎大师来说,这些只算得是。示范。一下。雕虫小技。而巳,而武当松溪派内功的神威岂是这“抓”“拿”木棒所能体现?在一篇介绍王维慎大师的文章中曾有这样一段记述:

一九八O年隆冬的一个下午,王维慎应上海武协之约在上海市卢湾体育馆内,表演了武当松溪派武功。那天,卢湾体育馆内,座无虚席。赛场中央悬空、吊着一根粗二十公分。长三米多的圃木,这根粗圆木的,左右和一端,备站着一名身强力壮的青年。随着。准备”的口令,三名青年都抱着圆木,摆着,前推的姿势。王维慎精神抖擞地出现在圆木的另一端。只见他大吼一声:“开始!”。三个青年使出浑身力量,把圆木重重地向他的心窝撞去。一下,两下。三下,……一下紧似一下,一下重似一下,观众们随着撞击声,不约而同地发出。噢噢的惊呼声。

可王维慎竟稳如磐石,岿然不动。据行家分析:这根圆木重遍百斤,三个青年的推劲,加上圆木运动的惯性力量,足有千钧之力,如擅在墙上,可将墙擅穿。全场观众膛目结舌,聱嗅嗅。的赞叹声久久萦绕不敝。接着王维慎又表演丁头顶功夫。他接过一块一寸厚,三十公分宽,一公尺多长的硬木板,猛地双手抡起,狠狠地自击头部,连击三板,厚板碎裂,他却酉不改色,神色如常,……,这时,一位年轻人手举一根胳臂粗细的木棍,对着王维慎小腿迎面打去,人们失声呼叫。不好”。说时迟,那时快,只见棍落处发出清脆的。啪。声,而他却毫毛无损,示意年轻人再来几下……。

王维慎技惊四座的表演,使人们褥以窥见到武当松溪派内家拳的精湛内含。人们辗转相告,称他为“自漾弄奇人。” (当时王维慎大师隐居在上海一条叫白漾弄的小巷里。)

通过和王老亲切的交谈,王老的精彩表演,使我更加感到中国的武术没有失传,真功实技藏于民间。

阅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