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您的位置:首页海外功夫忍术
搜索: 标题  

你还相信忍术是种神秘厉害的武术吗?

[日期:2015-08-08]   来源:功夫资讯网   作者:KungFu   背景:  
A-  A  A+

不久前,日美联合军演中出现了一则带有神秘色彩的新闻——“训练中日方出动了忍者”。几张女忍者表演的图片更是传遍网络。这不禁让人联想到,难道传说中神秘的忍者是日本自卫队的秘密武器?国内更有评论认为,这是美军在向日本偷师忍技,想包装自己军队。事实究竟如何?

日本自卫队的训练科目中也没有忍术,注重训练现代军事技能和身心素质

那么,是否如硬气功之于中国军队又或者瑜伽术之于印度军队,日本自卫队也学习了本国传统的忍术呢?答案是否定的。以日本陆军为例,训练分为个体训练和团体训练,前者训练单个士兵的军事素质,后者则是训练团体战略、战术。而前者中跟武力有关的包括基本训练、射击、武器防护和综合格斗等。8公里越野、夜间负重50公斤野外拉练等基本项目让许多士兵叫苦不堪,甚至发生过士兵为了躲避训练而自残的事情

那么,格斗项目中是不是包含忍术呢?答案又是否定的,据说日本自卫队的格斗融合了空手道和柔道的技巧。不过,一些视频显示,日本自卫队的格斗训练主要还是由套路拳(类似中国的军体拳)、两人徒手对打和拼刺刀等项目组成。

日本自卫队每年都有大量的时间用在团体训练上,如,在配有激光交战训练装置等设备的富士训练中心进行,得到实战效果。而日本海陆空自卫队的联合训练,以及日美联合军演都是日本自卫队每年必备修炼。

原因在于忍术已经和现代格格不入,只能进博物馆

被神化的忍者传说其实开端于并不神秘也不浪漫的战事,只是被后人一再加工

人们印象中的忍者——穿着黑色的忍者服,飞檐走壁,分身遁地,几乎无所不能。但事实上,日本三大忍者秘籍——成书于1681的《正忍记》里,忍者的衣服其实有很多种颜色,包括茶黄色、橙黄色、深蓝色等。而且跟一般农民的服装也没什么区别,只是多了个能够随时去掉的头巾。

甲贺和伊贺是忍者的发源地,两个地区也是邻居。在奈良时代和平安时代(此时中国是唐朝),日本的神社寺院的能耐很大,伊贺、甲贺人都臣服于寺社,不过后来地方上渐渐有了独立武装,寺院的力量式微。被寺院称为“恶党”的民众相互争斗,去村庄抢夺进贡财物,而村庄也使出浑身解数来防范。当地人在争斗中练成了“奇袭”的本领。

忍者有据可考的真正登上历史舞台是在1487年,当时的幕府将军足利义尚攻打一个叫六角氏的领主。后者逃到了甲贺,甲贺人和伊贺人决定帮助这位倒霉的领主。在和幕府军队战斗中,靠着之前累积起来的“奇袭”本领,当地人在树林中诱敌深入,利用地势往下滚圆木和石头,能歼灭时就歼灭,不能歼灭时就藏起来。后来甲贺人和伊贺人夜袭了幕府将军的军营,有的传说里,他们还杀到将军的卧室砍伤了将军,由此忍者一战成名。“神出鬼没”等评价更给他们添上了神奇色彩,后人也一再加工。

所以,一个被赋予太多神话色彩的词语其实开端自一个并不神秘的故事,而随着人们口口相传,一个个玄之又玄、邪乎又邪乎的故事诞生了。就如同在中国功夫神话中,总有超然脱俗的老道,或者童颜白发的高手一样。而甲贺和伊贺的忍者们,其实就是靠着类似于“地道战”这样的战术,倚仗对当地地形的熟悉,出其不意而制胜。…

忍术其实是“间谍”本领,与武术关系不大

由于伊贺地区的土地非常不适合耕种,那里的农民过得非常苦,许多农民就背井离乡,当起了职业忍者,受雇于各地的领主。而他们也有一些独家道具,例如用于通信的狼烟筒、非常锋利的锯子等等,忍者一般也擅长火药制造与应用。而后来,日本战国时代的著名武将织田信长四处征战,征服了包括甲贺在内的伊贺周围地区。孤立的伊贺成为了绊脚石。在1579年织田信长之子大败于伊贺。他为此大怒,第二次进攻终于攻陷了伊贺后,发动了不论男女老少,每天杀三四百人的大屠杀。战后,幸存的伊贺人离乡背井,又去到处当忍者。

而传说中忍者的名字来自于日本圣德太子(527—622年,被古代日本人神化为“日本的释迦摩尼”)的一名情报人员大伴细人(传言是甲贺人的祖先)的称呼。事实上,四处活动的忍者们也的确是做间谍工作的。他们最擅长的不是打架,而是乔装打扮,打听消息。而所谓的女忍者,其实是指乔装成舞姬、妾侍混到领主家打探消息的女人。他们也很少进行暗杀工作。并且,忍者和武士根本不是一个阶层,他们地位一般要低很多。

你还相信忍术是种神秘厉害的武术吗?

表现忍者乔装成女仆搞刺杀的画作

所以,日本军队即使想用忍术做表演项目也不知道演什么,因为武术根本就是忍术最弱的一环。而传说中那些飞天遁地的东西其实也就是个传说而已。忍者们倒是会一些障眼法,类似于现代魔术。

日本真正的最后一个忍者出现在159年前,现在的忍术教习不过是挂羊头卖狗肉

在战国时代,日本忍者很活跃,因为战争四起,领主们就需要大量的间谍、探子。到了和平多了的江户时代,许多忍者都失业了,于是纷纷转行做起了普通人的工作。而到了明治时代,忍者这个古老的职业彻底死亡。最后一次有史料记载的忍者是在1853年,当时美国海军东印度舰队司令佩里率领舰队访日,要与日本政府商讨开放口岸通商。一名藩主的手下泽村甚三郎奉命去侦查日本战舰。调查完之后,这名忍者把详情呈报给了藩主。而调查结果自然也就无从知晓。总之,这是忍者最后的面目。从此,这个群体就消失在了日本历史中。忍者并不是隐姓埋名,而是随着日本的近代化,他们失业了,只有改作其它工作。

后来倒是有不少人自称是忍者的传人,比如被称为“日本最后一个忍者”的藤田西湖,他会一种叫“南蛮杀到流拳术”的搏击术。传说中他还在二战时的日本陆军中野学校讲过课。而一些对该学校学员《毕业证书》的分析发现,学员的课程中包括“忍术”,不过这些训练并没有给学员培养什么“忍者技能”。

事实上,日本整个国家在明治维新后开始发愤图强,在军队的改造上以西方强国为榜样,向德国、法国等国学习,彻底割弃了以前的影子。所以,日本军队在过去也没有培养过什么忍者。

你还相信忍术是种神秘厉害的武术吗?

伊朗“女忍者”其实学习的是格斗技能

而现在,许多自称是忍术师傅的人在世界各地都开了忍者武馆,更吊诡的是,教学师傅还多半不是日本人。这些忍者武馆中,学员们学习一些混杂的格斗技能,还有“黑带”这样来自柔道或者跆拳道的等级称呼,实在不知道是该夸专业还是不专业。而今年上半年,英国路透社就报道了几千伊朗妇女在学习忍术,还说她们或许是伊朗的秘密武器。实际上,看那些训练的图片,这些妇女也是在练习格斗技能。

根源:与时代脱节的文化归博物馆,不需要过度想象、寄托

日本的忍者文化发达吗?如果以《火影忍者》这样的动漫或者一些影视作品来看,当然是发达的。不过去日本旅游的人会发现,原来日本的忍者也就是活在“旅游”中,像是北海道的伊达时代村就是一座体现江户时代风情的主题公园,日本的两大“特产”——忍者和花魁的表演当然不可少。而在忍者的发源地,甲贺和伊贺,当然就更是隆重,伊贺还有一年一度的忍者节。当地大肆地发展忍者文化,一方面是为了保存古代传统,另一方面当然是为了旅游经济。不过这些做忍者表演的当然就只是演员而已。

你还相信忍术是种神秘厉害的武术吗?

忍者博物馆吸引了不少旅游观光客

而现在,日本又有另一个人号称是“最后一个忍者”,他叫川上仁一。不过他在少时学艺后就成了一名工程师,后来才重拾旧业。这位甲贺派出生,又跑去伊贺的忍者博物馆做名誉馆长的人,也没有给大家讲授所谓神乎其神的忍术。相反,最近一次采访中,他体现了清醒的认识:真正的忍者已经不存在,因为忍者根本不适合生活在现代,而他自己也不打算再招收任何徒弟。

日本国家电视台NHK曾经为忍者拍过纪录片,也完全没有神化倾向,而对有记载的忍者故事进行一一考证,没有什么神神鬼鬼的事情。

的确,忍者已经跟这个时代脱节,那些间谍术对于今天也没有什么借鉴意义。不过,忍者当然也可以作为文化牌、旅游牌打下去。事实上,日本人自己看忍者也是和外国人一样看个“稀奇”而已。他们更爱看的是K-1这样激烈、实战的现代综合格斗比赛。

一些过时了的、被严重幻化的东西,也确实该被时代淘汰,走进博物馆,而不是作为活着的“骄傲”,虚妄了

结语

常常有人打出“日本忍术VS.中国功夫”这样的牌子,殊不知,日本忍术既不是武术,又早已进了博物馆,并不算日本的民族骄傲。而现代激烈的“武术比。

阅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