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您的位置:首页武术名家各派名家
搜索: 标题  

邹市明:我是拳手

[日期:2013-05-09]   来源:中国周刊    作者:马多思   背景:  
A-  A  A+

[内容简要]:邹市明打出了自己职业拳击生涯中的第一拳。这一拳,邹市明已经等待了20年。他为此甚至必须失去贵州体工大队副队长的职务。  

  暴躁的重金属摇滚乐,回荡在有着“超级赌场酒店”之称的澳门威尼斯人酒店金光综艺馆,诡异的射灯扫过观众席,一张张兴奋的脸在摇晃呐喊。超过1万5千名观众,将综艺馆填满。

  他们都在等一个拳手。

  4月6日晚上11点多,在干冰制造的云雾中,一个穿着黄短裤、披红披风、戴红拳套的黄皮肤男人,面带微笑,缓步走向拳台。现场大屏幕里,中国国旗五星红旗开始飘扬。观众尖叫声的分贝再次提高。

  拳手叫做邹市明,来自中国一个叫做遵义的贵州山区城市。这是32岁的他的职业拳击首秀。

  与“拳手”相比,人们更为熟知的是邹市明的另一个身份——“中国拳王”:他已经获得三届世锦赛冠军、两届奥运会冠军。美联社将邹市明称为“中国最伟大的业余拳击手”,因为他之前参加的比赛全部为业余拳击赛。

  四节比赛过后,邹市明击败了对手——刚刚18岁,一脸稚气的墨西哥选手瓦伦祖拉。

  4月10日,贵州清镇,中国拳击国家队训练基地里,邹市明如此对《中国周刊》记者描述三天前的澳门之夜:“首战的这一切场景,都像在梦里一样。”

  “失败者”的逆袭

  邹市明击败对手的方式,并不是KO(拳击用语,意为击倒对手),而是点数获胜。

  比赛时,场下的观众冲邹市明喊:“重拳,用重拳打倒他!”甚至有人这样给他鼓励:“邹市明,快用降龙十八掌。”

  实际上,就在邹市明这场比赛后几天,威尼斯人酒店金光综艺馆就要迎来许冠杰、谭咏麟、郑伊健等歌星的演唱会。酒店负责人说,举办邹市明的拳击赛,和邀请歌星开演唱会并没有本质区别:“都是取决于观众的反应和支持如何。”

  “职业拳击需要的是每一场酣畅淋漓的表现和观众的呐喊,”邹市明说自己清楚地知道职业拳击的观众需要什么,“现在,我想说明的是,比分已经不再是我的追求。”

  这与邹市明之前参加的奥运会比赛截然不同。“在奥运会的比赛中,我需要赢得每一场比赛去赢得冠军,奥运会需要的是最后的结果。”他说,奥运赛场上不能输一场,输一场四年就白练了,可是职业拳击不一样,每年有好几十个冠军产生,有的是机会。

  4月9日下午,邹市明从澳门回到了贵阳,第二天在贵阳清县基地,邹市明对《中国周刊》记者说,“我是想通过自己的努力,将来告诉儿子,父亲是一个值得他尊重和骄傲的人,这就够了。”

  可在20年前,刚刚接触拳击的邹市明并不是如此低调,当时他的梦想是成为像阿里一样的职业拳王。

  身高1.62米的邹市明是贵州遵义人,父亲是工程师,母亲是教师。按照邹市明自己的讲述,他从小是彻头彻尾的失败者,个头不行,身体瘦弱,也没有继承父母的知识分子细胞,功课也烂得一塌糊涂。

  “小时候总被女孩欺负,额头有些伤痕就是小时候被女孩抓伤的,我不想老是被人欺负,又喜欢看成龙的电影,于是从13岁开始练武术。”他说。

  邹市明进了遵义一所不正规的小武校。他每天站马步,一口气站半个小时,中途坚持不了就要被老师揍。在他练习武术旁边的场地上,是武校的拳击队。这是邹市明第一次接触到拳击。

  “武术的一招一式和站桩,实在不符合我的性格,我觉得拳击更合适。”邹市明用一句话来向《中国周刊》记者解释他改练拳击的原因。

  在绝大多数中国人的印象里,遵义只是一座红色历史名城,实际上,遵义的拳击水平在当年已经排到贵州第二位,仅次于贵阳,而贵阳则是中国的“拳击之都”。

  仅仅练了一年,邹市明就获得了贵州省青少年拳击比赛第二名。也是在这一年,邹市明第一次在电视里看到“拳王”阿里的比赛:“阿里的出拳像蜜蜂刺人一样的犀利,而他脚下的步法,又像飞舞的蝴蝶一样轻盈、灵活。我那时就想,什么时候自己也能成为像阿里一样的拳王呢?”

  14岁时,邹市明报考遵义体校。对于中国绝大多数学校而言,艺术类和体育类院校的大多数专业普遍更重视专业课成绩,对文化课的要求相对较低。尽管如此,当时的邹市明仍然没有通过文化课考试。

  在邹市明的印象中,除了拳击给他带来自信,当时自己什么都做不好,什么都被别人否定。

  但是遵义体校拳击教练梁峰对邹市明很有信心,他对邹市明说,“你都全省第二名了,希望你再来读,以你的资质未来非常有希望进省队。”

  武校学费较贵,每学期1800元,可邹市明父母两个人当时的工资每月加起来不到1000元。为了供邹市明读武校,家里已经花光了积蓄。

  一天,邹市明和父亲两个人,在回家的路上默默地走了许久,父亲突然抬头问他,“你还想不想读,想读我就去借钱。”邹市明回答,“爸,我不甘心,想再考一次。”

  第二年,邹市明考入遵义体校。进校不到一年,他就被前来挑选拳击苗子的贵州省和国家拳击队教练张传良所发现。

  “进省队这一天我永生难忘,”邹市明至今清楚地记得是1997年11月17号,“真是觉得光荣极了。”

阅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