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您的位置:首页武林动态功夫新闻
搜索: 标题  

当少林寺堕落成“有限公司”

[日期:2011-07-22]   来源:KungFu   作者:KungFu   背景:  
A-  A  A+

古往今来的大德高僧,流芳百世的都不会是赚钱本领,而是高山仰止的道德风范。以身示范、升华信众和游客们的心灵,比赚香火钱的功德不知要高多少倍啊。前两天,台湾星云法师到访少林寺。这个消息几乎没有媒体报道,这与近几年少林寺不断曝出的焦点新闻相比,倒显出佛门禅宗应有的清净。佛门清净对天下第一名刹少林寺来说,似乎已经很久都没有了。十年前,释永信法师升座成为少林寺方丈,由此施展拳脚,波澜壮阔,开始了大刀阔斧改革创新,书写了一个又一个让人眼花缭乱的新传奇。争夺“少林寺”商标、拆迁寺院周边建筑、申请世界遗产、少林秘籍上网、千年古刹整修、“功夫之星”海选、接待外国政要、接待世界旅游小姐、看世界杯、出资10亿建新寺。 释永信,这位披着袈裟的“CEO”,以越来越多的惊人之举,使得他和他背后的千年古刹、禅宗祖庭少林寺,成为世人和媒体关注的焦点。他接受各大媒体采访,坐着配有专职司机的高级吉普车四处旅行,乘坐喷气式客机周游世界,策划在拉斯维加斯举行大型表演,与好莱坞名人们亦有过往,并在全球开设少林分寺。《洛杉矶时报》将他描绘为一位融中国佛教文化与现代企业文化为一体的成功宗教人士。释永信自己感慨,每年有超过1/6时间在国外飞,和上流社会打交道,去过的国家现在连自己也数不清。当地导游在向游客介绍时说:“释永信法师有天才的商业头脑、有伟人的聪明才智,如果他不出家修行,要么就是李嘉诚那样的商业巨人,要么就可能是政界高官。”释永信成为近年来社会的新闻人物,也从此成为媒体追踪乃至舆论非议的对象。网友们不断爆出猛料:少林寺敛财陷阱,6000元一炷高香,蒙骗不少游客,震惊众多世人。又有游客贴图为证,最贵的香要10万一炷。感叹到佛前礼拜烧不起一炷香,和尚“设下圈套”,寺内处处是“坑蒙拐骗般的欺诈和铜臭”。

网友抨击释永信已经开始倒卖少林寺家底儿,修禅练功的禅香、禅台、功夫鞋、护具,甚至连号称72绝技的武功、医宗秘籍,都要大量印刷,到网上高价出售。网友曝光释永信座驾,是价值100多万元的德国大众途锐,内饰豪华、讲究,真皮、桃木,方向盘可加热,无钥匙进入功能,四区域空调。释永信的翻盖手机很时尚,手机尾号6688。网上还贴出了一组组少林寺与大悲寺僧人生活的鲜明对比照片,以“苦行与乐行”为题来对比大悲寺的坚守与少林寺的堕落。释永信带领下的少林寺,清晨打扫庭院的不再是僧人,而是花钱雇来的保洁员。照片上的释永信油光满面,养尊处优,衣着鲜亮,春风得意,享受帝王一样的排场。网友和信士们纷纷质疑: “少林寺是四大皆空还是五毒俱全?一面是坑蒙拐骗般的欺诈和铜臭,一面是歌功颂德般的个人崇拜。少林寺,这里还是佛门净土吗?”更有信士发誓:“只要释永信在,就不再去少林。”释永信CEO治寺的奇闻接踵而来,一次次被抛在舆论的风口浪尖上。难道商业化真的使少林寺堕落了吗?释永信是享尽荣华富贵的少林商业鼻祖,还是中兴少林、光大佛教的一代大师呢?释永信在《禅露集》中有这样的观点:“佛教不避世,佛教如果避世,早就自取灭亡了。”释永信希望用企业的理念和精神来提升管理水平和工作效率,但并非是把寺院变成企业。他认为,一些人是通过事业成就获取满足感,一些人是通过财富获得满足,而僧人是从信仰中获得满足和安心。“我们不是为了经济收入,少林寺的门票收入已经完全足够僧人的开销,我们是为了光大佛教事业。”他说,世界在全球化,面对西方的经济强势和文化强势,少林寺必须做出应对。少林寺不改变就无法再在这个社会中保持影响力,上对不起祖宗,下对不起后代。“今天在少林寺发生的改变,我敢说是为佛教负责,也是为民族负责。” 看来,释永信CEO治寺理直气壮,问心无愧,当然对外界的质疑充耳不闻了。释永信对少林寺商业化运作的成功,有目共睹,无须多言。释永信现在不差钱,那差什么了呢?我认为,释永信有“五大迷惑”。一是佛性的迷惑。释永信在《禅露集》里,缘起开题:“佛说了些什么?容易理解吗?我告诉大家,佛所发现的人生真理,非常的简单,甚至简单到我说出来大家都不敢相信。书上说,佛悟道后,不想也不愿把自己悟到的真理传授给别人,怕被别人耻笑。佛所悟的真理,以及49年说法传道的内容,其核心就是五个字:别胡思乱想。佛经上说,人身难得。

世俗人生尽管没有意义,但一个人一辈子几十年时间,却是很珍贵的,我们通过学佛,通过努力修行,可以过上与世俗生活方式有别的另一种有意义的人生,那就是成佛。”“别胡思乱想”,就是当年释迦世尊在菩提树下睹明星悟出的道吗?如果真的净空出世为佛,释永信何必一路高擎发展少林旅游文化的大旗,乐此不疲,在滚滚红尘中掀起一波波风浪?既然世俗人生没有意义,那又缘何坦言“佛教不避世,避世就灭亡?”既然向往与世俗生活方式有别的意义人生,又缘何过着富豪一般潇洒舒适的现实生活?传统的认知,认为修行就是出家,或是躲到庙里敲木鱼、打坐。这的确也算是修行。其实,佛教有大乘小乘之别,修行有解脱道和菩萨道之分。所谓解脱道,就是“别胡思乱想”,自己修行断除烦恼,从世间的烦恼中得解脱。另一种叫做菩萨道,菩萨道就是发菩提心,以大慈悲心修菩萨道,济世行善,分享喜悦。而“菩萨道”,正是释永信着述不多,践行更少的。释永信在书中毫不讳言对佛教研究专家的轻视与批判,强化“佛教一定要信”的观点。他在《信佛与懂佛》一文中说:“在寺院里或出门在外,经常会有居士或朋友带人见我,说:永信师,这是谁谁,很信佛,是个虔诚的佛教徒。我听了就满心喜欢。但也经常会遇到另一种情形:永信师,这是谁谁,他对佛教很有研究。这时候,我一般都要问对方:你信佛么?我认为,佛教最根本的一条,就是要起信。要一心一意信,不能三心二意信,想起来才信一下,那是不行的。”我看了这段文字,第一感觉信佛很难。信佛难吗?众生皆佛,立地成佛。其实不难,一心向善就是佛,好人好事就是佛。佛就是觉悟了的人,一个对宇宙人生的根本道理有透彻觉悟的人,一个理智、情感和能力都同时达到最圆满境地的人。真正佛教不在信不信,而在做不做。在释永信着述三本《禅露集》之前,佛经早已把所有道理都说完了,如果真心信佛,只需以身修正就行了。释永信反复强调一个“信”字,这岂不是佛家反对的“执迷不悟”?莫非只是在营造十万元一柱高香所需要的迷信文化?第二个感觉是释永信对佛家学者有着潜意识的排斥。也许因为释永信出家前是初中文化,所以在学者面前有一种不自禁的自卑感。他在同本书里曾经大篇幅阐述对佛学专家的不以为然。殊不知,宗教信仰与研究学问不是同一概念。

不信佛的人研究佛家,何错之有?中国佛家研究会一位副会长在给《禅露集》写序时,直言不讳指出,释永信具有非凡组织能力,是一个十分精明、能干的出家人,但文化底子相对较薄,佛学造诣尚可更加精进。的确,翻阅释永信的《禅露集》,总有一种通而不透的感觉。高僧只说家常话,但释永信通俗讲佛弘法,没有让我拈花一笑的会心,更没有让我醍醐灌顶的开悟。二是悟性的迷惑。释永信说:“禅宗,首先是佛教,然后才是佛教的禅宗。”此言信然。他希望自己不但能建功立业,更能着书立说,试图成为新一代大师。他在书中提出了“武术禅”的概念,认为练武达到内心不乱、外不着相的境界,就是禅的境界,所以“武术禅”就是通过学习武术,练身练心,齐至禅境的功夫。其实,少林武术是世俗武术与佛教义理经过一千多年相互融化的结合物,少林武术是“禅武合一”。那释永信为何谓之为“武术禅”呢?他认为,武术禅是提供一个人人可以亲自去做,最终见性成佛的参禅路径。什么是武术禅,无法直接用语言文字来表达,但是只要你一步一步练下去,就知道什么是武术禅了。少林武术的核心是功夫,少林功夫的极致是练就不动心,武术禅就是通向不动心的一条大道。武术禅的真谛是什么?释永信不可言传。弘扬少林武术精神,最终就是弘扬“不动心”吗?我在着名影星李连杰与台湾圣严法师的对话中,看到了对武术禅的一种精彩解答:“我拍电影时,我觉得武术是中国的文化,而且不论哪种宗教、政治理念和肤色,都需要一个健康的身体,所以我希望借着电影将武术传播给全世界。但是到了后来,我反思发现人如果光是强身健体,而没有解决自己心灵的障碍和烦恼,对身体反而是有害的,所以现在我觉得心境的美才是最重要的。如果你有一个健康的心灵,一个美满的理念,对身体、对家人、对社会才是有益的。但是经过五年的学习佛法,见过很多名师大德,我真心感到,原来我是要跟大家分享喜悦”。就在几天前到访少林寺的星云法师,也给武术禅一个很好的点拨:“功夫是用来行道的,行正道的。怎么行道?就像少林和尚帮李世民平叛建大唐就是一种行道,救世救人就是行道。

如今,面对现代武器,肉身的功夫有什么作用?我说有用,有大用,对修习功夫的人是修身和修心并重,道德品格的修习要求对文僧和武僧是同样的,要通过身心的修习达到文化的传承播衍。要把名利心放在一边,这也有助于行道”。释永信提出武术禅理论,不仅把少林宗师们创立的“禅武合一”之道,降格为“武术禅”之术,而且自己连“武术禅”的真谛是什么都说不明白,还不如不会武功的星云法师参悟得透彻,岂不羞哉?三是认识的迷惑。释永信认为,少林寺将比历史任何一个时期都好,他要中兴少林。如何圆这一千秋大梦呢?释永信提出佛教在中国的传播从经济上说有三个阶段。即“封建皇帝眷养阶段”、“接受资产后的自食其力农禅并重阶段”,以及始于20世纪70年代末卖门票的“商业化阶段”。商业化的嵩山少林寺已经有了产��一说,其主要产品涵盖三个部分,即精神产品、文化产品、物质产品。按照嵩山少林寺的官方解释,商业化目的是为了满足各类宗教信徒包括物质和精神的多种需求,同时不因未能满足上述需求而导致嵩山少林寺处于边缘化的尴尬。少林寺一系列的品牌营销推广,生动诠释了释永信CEO治寺的理念。少林寺成了宗教信仰的贩卖集团。释永信商业运作的才华,让人刮目相看。就连《商界名家》都刊发《向少林寺方丈学品牌管理》文章,在业界引起了强烈反响。释永信成了披着袈裟的公关大师和营销大师。释永信说:“少林寺要想维持生存并发展壮大,只有通过我们的双手去创收所得,这完全符合中国的社会制度,也是一条必然的道路。”少林寺要生存发展,本无可厚非。在经济全球化的今天,文化资源的全球化配置和文化产品的全球化销售已成为全球文化贸易的主体。少林寺享誉海内外,已经有了很高的知名度,将少林文化的商品属性解放出来,进行产业化运作,将为资源丰富的中华传统优秀文化在全球传播,发展我国的文化贸易做出重大贡献。有助于提升少林寺对外文化交往中的作用;有助于更为有效地传播少林的文化理念,树立良好的国际形象。问题是,少林寺赚钱了,但同时少林寺也承受了前所未有的质疑和谴责。一切标在价格单上的数字,却让人们看到了和佛家最格格不入的一个词:贪欲。

释永信一系列惊世骇俗的创举,让人联系到另一个词:享受。一连串被游客投诉的欺诈行为,如僧人与导游演“双簧”卖高价香,设置免费赠送陷阱,利用游客好面子心理进行欺诈,为“高香”设置最低消费标准等等,如果不是亲身经历,很难相信少林寺已经“堕落”到这种地步。近十年来,少林寺陆续举办了功夫大赛、艺术展演、武僧巡演、音乐大典等大型推广活动。这些活动,有哪一个是不卖票收钱的?有哪一次是做慈善功德的呢?如果少林寺是一家文化公司或者旅游公司,公众都会赞赏释永信的胆略和能力。但是少林寺是中国禅宗祖庭,是一个佛教圣地,不但应该取之有道,布施有方,更应当充分顾及信众感受和社会观感。少林寺是我们在喧闹红尘中的一片净土,是我们这些凡夫俗子荡涤灵魂的法器,所以无人不是怀着崇敬心态去膜拜。如今释永信CEO式管理,终究抵挡不住红尘的诱惑,抵挡不住名利的引诱,欲把少林寺引向何方?四是修行的迷惑。佛教要发展产业,正如教育要发展成为产业一样,应当把原有宗旨放在第一位,而不能本末倒置。教育注重德行,佛教注重修行。精神领域的产业,都绝不能把经营与赢利摆在首位。曾经的教育产业化已经结出恶果,释永信CEO治寺不也已经生长了毒花恶草了吗?从上世纪80年代中期以来,台湾地区经历了一个大规模的佛教宗教复兴运动,对台湾社会影响巨大。目前影响很大的是几个佛教团体:圣严法师的“法鼓山”和证严法师的“慈济”。台湾目前2/3的慈善捐款都捐给了慈济功德会。慈济功德会目前已经发展成为世界性的慈善救难组织。为保证赈灾款全部用于灾民,慈济从不假手于人,所有的赈灾行动都由慈济自己派出的义工执行。台湾地区佛教推展了社群意识与义工精神,佛教组织好和尚,孕育了一种对公义及社会公益的关怀,这对以传统中国伦理为主、以家庭为核心价值的台湾而言,是很新的事情,是很有功德的事情。台湾现代佛教促进民间慈善活动,促成公民道德和公民文化的养成,促成公民社会的出现和成长。

一代高僧圣严法师说:“道心之中有衣食,衣食之中无道心。”只要有菩提心、有愿心,有为众生奉献的心,衣食生活是不会有问题的;但如果只追求物质,就不会生起愿心和奉献的心。释永信CEO治寺,除了把少林寺淹没在物欲横流中,有多少功德让人心悦诚服呢?我仔细查阅释永信相关的功德善事,除了1999年郑州化缘得30万元救助孤儿外,乏善可陈。去年汶川地震牵动着全国人民的心,全国上下都在忙着救灾和捐款,在这非常时期,一直没见释永信露面。倒是同为佛教团体的台湾慈济第一时间奔赴灾区,倾力救助,感动了国人。一心向佛的影星李连杰在地震后不到24小时,向企业合作伙伴群发短信,号召企业捐款,并和红十字会进行沟通,组织物资抵川。李连杰壹基金捐赠了9000万元,并紧接专访台湾“9·21”地震重建区为灾区取经。就在前些日子还抵达成都,为纪念汶川大地震一周年拍摄《四川依然美丽》公益广告,宣传公益慈善活动,“爱心并没有大小,只要有真心就好”。佛法需要弘扬。所谓弘扬就是以身示范,或者是现身说法,以自己的生活形态和自己的心灵,以及与人相处时的表现,去感化人,也才是真正的弘法。相比之下,释永信除了经营有方,弘法之道何在呢?五是环境的迷惑。佛法在世间,不离世间觉。佛教犹如一粒从西方飘来的种子,首先在嵩洛之间扎下了根。千百年来,世俗政权一直影响佛教发展。当今时代也是如此。少林寺堕落成这样,不能全怪释永信,也有河南省相关政府部门对发展少林寺旅游产业的迫切要求和积极鼓动。河南这些年一直打着少林寺的旗号大赚其钱。释永信接受凤凰卫视采访时说:“社会很浮躁,学佛的人也一样。”星云法师创办的佛光大学,远离台北闹市隐于山林之间,被誉为“台湾最美的大学”。校园内蜿蜒曲折的景象,颇似星云法师故乡扬州的园林。校园内非常安静,醒目的标语牌上是星云法师倡导的校园三好运动:说好话、做好事、存好心。佛教信仰在台湾的盛行,使得整个台湾差不多都变成了“人间佛教”的大道场。

“人间佛教”改造了台湾,升华了台湾人。台湾慈济功德会证严法师信奉“一日不作,一日不食”,不仅从不接受信众的供养,还将劳动所得捐赠给慈济的事业。2008年底,证严法师特别提出年终感言与建议,呼吁台湾社会以“清平致富”精神对抗不景气,在不景气年代回归平平淡淡、克勤克俭、少欲知足、务实顾本,生活自然变得富裕,台湾社会自然能够渡过难关。“为了消费而消费,只会让心灵越来越空虚,少欲知足,生活自然变得富裕。真正的幸福,就在人人彼此的感恩之中。”释永信在接收媒体采访时,对大德高僧的话题避而不谈。释永信作为寺庙CEO,对少林寺进行MBA现代化管理,一定是顶尖高手;但是作为大德高僧,是否感觉还缺失些什么呢?真正的菩萨,是自利利他并行。我想,古往今来的大德高僧,流芳百世的都不会是赚钱本领,而是高山仰止的道德风范。以身示范、升华信众和游客们的心灵,比赚香火钱功德不知要高多少倍啊。少林寺是中国人的少林寺,是中华民族的少林寺,是千千万万佛教信徒的少林寺,是全世界的少林寺。1500多年来,一代又一代少林僧人在暮鼓晨钟中清净地参禅习武,期间演绎了许多可歌可泣的传奇故事。我想,如果释永信法师真想中兴少林,弘扬佛法,最要做的一件功德,就是以身示范,修行精进,或者专职做少林寺有限公司CEO吧。

阅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